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十连战友的家

我们都爱这个家

 
 
 

日志

 
 
关于我

曾为知识青年,大漠阴山兵团,历尽艰辛坎坷,追忆感慨万千,网上常见战友,夕阳激情无限,祝君健康长寿,好人一生平安。

美丽的十连 (九) 访友记 (添加)  

2009-11-20 20:34: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凯是我的(发小)中学同学,我们一起从北京来到四团。他几番周折被分配到了三连。在有一年的夏末秋初我应邀到他们连队去玩。我和志平、吴国均三人就套上连里一辆小毛驴车上路了(要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我们套上骡子就好了)。吴国均赶着毛驴车我和志平坐在后边,兴致勃勃地直奔三连而去。从十连到三连估计要有三十里左右,途经四连。还有一条路是沿着国防公路奔团部方向,在快到团部有一个岔口,是去三连的路不过要远一点,我们自然选择了走近一点的路。一路上我们兴高采烈地聊着,志平不时地还唱上两句京剧。过了四连的地界,我们就进入了乌兰布和大沙漠的边缘。此起彼伏的沙丘一个连着一个,细细的沙粒组成了这浩瀚无边的乌兰布和大沙漠。如果站在阴山脚下我们连的营房前遥望沙漠,沙漠也跟阴山一样雄伟壮丽。黄色的沙漠、蓝色的天空、白色云朵组成了这美丽的画卷。记得我头一次到三连找张凯玩时,是两三个战友走着去的。当我们走进沙漠高兴极了,兴奋地奔跑上那高高的沙丘。然后我们连滚带爬从沙丘上滑下来,弄得衣服里鞋里满是沙子。(我们这些城市里长大的孩子,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沙子。见过的只是在学校操场沙坑里那么点沙子,孩童时在沙坑里堆小山或筑长城的情景还记忆犹新。)阳光照耀在沙子上发出晶莹的闪光,也许那就是金子吧。沙里淘金吗,说明沙里肯定就有金子不过太少罢了。由于风的原因在沙丘上形成一道道波纹,好像有人画出的大幅图画似的。据说当地有人可以根据沙丘上的波纹分出东西南北来,当然我指的是阴天。我们继续前行,发现沙丘上最多的小生命就是蜥蜴了。在这样的条件下它还能存活下来而且逍遥自在。还有“屎壳郎”学名我就不知道了,它们真的在那里滚粪球呢。一般的都是两个“屎壳郎”配合,一个在前面拉、一个在后面推齐心合力的精神真值得赞叹。书上说它们是在粪球里面产子,粪球就是“幼郎”们将来的食物。据说澳大利亚原来没有“屎壳郎”由于草场上牲畜的粪便没法清理,就从中国进口了“屎壳郎”帮助清理草场(我可不知是真是假)。在沙丘上还可以看到冒出一个植物的小头来,我们就把边上的沙子用手挖开。发现它上边是紫红色的下边是白色的,有一尺多长尝了尝有点苦涩,同行的战友讲:“这是沙篸,在沙漠里实在没有水可以用它代替水解干渴,当地老百姓用它喂猪”。路上偶尔还可以摘到几粒红红的“酸溜溜”吃。快到三连时就可以看到一个废弃的小屋,黄沙已经爬上了它的屋顶只剩门口和窗口还没有堵住。看来这里原来生活着一家人,由于黄沙每年在不停地移动侵占了他的家园,不得已离开了赖以生存的家。据说沙丘每年可以移动一、二十米,正在向北京逼近。

       我们这次去三连可以说是现代化了,由徒步改成坐小毛驴车了。毛驴虽小但也解除我们路上的辛苦。我们一路“编筐”地赶到三连,张凯已经和几位战友在连队边上迎接我们了。把我们领进宿舍坐在炕上,倒水让烟自然是免不了的。彼此之间问寒问暖诉说一下分别以后的生活,谈一谈各连的新闻逸事,分在各连同学的情况。不时地有三连的好友进来问候,一会屋里就聚集了十几个战友。中午到开饭的时候,好友们端来热腾腾的饭菜,大家就边吃边聊。饭后有人提议让志平说书,(志平说书很有水平,已经超出讲故事的阶段了。可以够上专业水平所以名声在外,自然三连战友们也不会放过他。)于是大家围坐宿舍里屋的两边炕上。后来的索性就站在门口,听志平有声有色地说了起来。(当时说的什么书因年头太远我已记不清了)他对书中人物刻画惟妙惟肖、长相、穿衣打扮、性格各有特色无一雷同。他说得津津有味,听的人聚精会神。说到关键时刻自然也会留下“扣子”让你且听下回分解。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就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了,吃完晚饭大伙在一起又聊了会天,就起身告别准备回连队了。有人给我们牵来小毛驴车,大家给我们送到连队边通往十连的路上,我们就挥手道别起程出发了。

       仍旧是国钧赶着小毛驴车,我和志平在后边坐着,顺着来时的路就往回赶。我们三人还没有从刚才的兴奋之中解脱出来,一路上聊着,志平更是喋喋不休地说他的得意之作。天已经黑了,那天刚好也没有月亮我们也没有在意这些,坐在车上只顾得聊。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突然国钧说:“看看吧、前面怎么走”。我们一看坏了前面好像是废弃的田地,根本没有什么路。我们只好下来到周围看看哪有路呀,走来的路是以前大车到田里的车辙。这下可坏了我们走错路了。我问国钧:“你什么时候下的道”他说“我也不知道,走着、走着就这样了。”没办法连队还是要回的。这时才注意到天是那么黑,想看看阴山在哪个方向也看不见,只见四周一片黑乎乎的荒野。这下可麻烦了,往回走吧?不知还是否能走到原来的路上。看来是不可能的了,要再走错了就瞎子择线更瞎了。往前走吧,没有路也不知方向对不对。我犹豫了片刻决定继续往前走,反正出来时是朝阴山方向(虽然看不见山)豁出去了。于是我们重新坐好,国钧赶着小毛驴车也不管有路没路就往前走。荒野里的坑坑洼洼也顾不得了,见着田埂也就闯过去径直朝着一个方向走。可是看来问题越来越严重了,周围杂草多了起来野地里开始有水了。国钧也只好把脚放在车上,没办法硬着头皮往前走。小毛驴看来也回家心切,在国钧的催动下一路小跑,小毛驴车在坑洼的水里颠簸起来。(可谁能知道这才是噩梦开始,更大的搂子还在前头等着我们呢。)这样跑了一段路,突然小毛驴向前一栽两条前腿跪在水里,那水有半米来深,任凭你不停地抽打再也不动了。国钧无奈地下了车去拉它的笼头,想把它拉起来,不料它不但没起来反而后腿也跪在水中。志平下车将它的前腿整个抬起,那驴腿还是弯着。不知谁说了一声:“这驴腿八成是折了” 真是屋漏偏逢连阴雨、本来就迷了路这小毛驴又出了问题。我们三人的心都紧张起来。这小毛驴可是连里的财产,我们是在没有请示的情况下悄悄地把它赶出来的。如果驴腿真的折了回去可没法交代,赔驴事小我们三人还不一人给一个处分。可是眼前的关键问题是如何脱离这困境,也顾不上考虑那么多了。我们就下了车,观察了一下四周。喜从天降、在我们的右边是一片沙枣林,再往前看前方黑呼呼的高出一截那就是国防公路了。真是天无绝人之路、这片沙枣林就是到团部路上的那片沙枣林,我们还在这树上摘过沙枣呢。我们看到了希望只要上了国防公路我们就踏实一半了,当前我们必须想办法把驴弄上国防公路。我们三人商量了一下决定把驴抱上国防公路。于是先把车卸了,三人也不知哪来的那么大力气,抱起小毛驴趟过没过小腿的水,一脚深一脚浅艰难地把驴抱上了国防公路。(幸亏是条小毛驴要是再大点的毛驴就麻烦了我们三人可抬不动)。看到小毛驴悠然自得地卧在公路上,不由得我哈哈大笑。这可真是人气驴不起,只好人抱驴(也许是庆幸我们三人居然可以把驴抱上来脱离困境,也许是我们还要面对回去如何交代的事实。)然后让国钧看着驴,我和志平返回去又将小车连抬带拉地弄上了国防公路。寂静的夜晚我们三人孤独地坐在公路上,吸着烟看着卧着的小毛驴,又发起愁来这驴怎么弄回去呢?要不咱们干脆就把驴放在车上拉回去,干脆来个人拉驴。看来也只有这样了。三人歇了会缓过劲来,国钧就过去牵驴。没想到奇迹发生了,老天有眼、那小毛驴突然站了起来,驴腿没折、看来小毛驴一定是摔到沟里后耍赖皮死活不站起来了。我们三个立刻高兴地跳了起来,给国钧气得要打它。我们连忙劝阻:“千万别打,再趴在地上咱们就只有哭的过了”急忙把车拉过来套好。不知是我们的精神感动了驴,还是驴也怕在外面过夜挨批评,后来倒是乖乖的走了。依旧是国钧赶车我和志平坐在后面,一路讨论着刚才所发生的事,庆幸我们逃过这一劫,悄悄地回到了连队。真怀念那些令我们激动的往事啊!

    

三人访友赶驴车、一路高歌赏美色、同学战友来相见、

热情款待故事多、酒足饭饱天色晚、起身告别往回折、

余兴未消迷了路、身在何方难酌摸、漆黑不见阴山影、

沟沟坎坎荒野搁、往回走吧没把握、朝前奔吧没有辙、

硬着头皮往前闯、疯狂赶着小驴车、路上沟坎全不顾、

驴车颠颇顾不得、谁知路上还有难、回连还要有挫折、

不知走了多少里、荒草积水路拦着、没有法子朝前走、

毛驴就往沟里卧、这下急坏我三人、连拉带打没了折、

人气驴来卧不起、驴气人来不帮着、此路非是驴走道、

小小驴儿怎能过、出个难题给你看、要不咱就这呆着、

下水抱起小毛驴、驴腿八成是折了、该着我们有此难、

背个处分难逃脱、下水前方来寻路、沙枣林来右边戳、

国防公路就在前、先上公路话再说、三人卸车抱起驴、

涉水爬上公路搁、返身将车弄上路、哈哈大笑庆幸着、

老天有眼指迷路、逃出困境路上坐、看着毛驴发了愁、

只有将它放上车、三人一同拉回去、有话回到连里说、

扔掉烟头去抬驴、不料毛驴站起了、真是喜从天上降、

大难就此咱逃过、毛驴压根腿没折、只是赖皮水中卧、

有心过去教育它、又怕再次地上卧、套起驴车车上坐、

一路庆幸议论着、悄悄回到咱连队、此事休提莫外说、

 

 

                                                          美丽的十连     20091116

 

  评论这张
 
阅读(255)| 评论(1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