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十连战友的家

我们都爱这个家

 
 
 

日志

 
 
关于我

曾为知识青年,大漠阴山兵团,历尽艰辛坎坷,追忆感慨万千,网上常见战友,夕阳激情无限,祝君健康长寿,好人一生平安。

美丽的十连(八)初雪的回忆  

2009-11-07 10:56: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的初雪来的特别早。一觉醒来透过玻璃窗看去,外面的世界已经是白茫茫一片。天上落下的雪花铺满了大地,空中雪花仍在飞舞着。那洁白无瑕的雪花,自由地飘落在每一个可容纳它们的地方。由于刚到深秋,今年的北京天气还不是很冷,树上树叶大部分还没有掉落。在树叶上、树枝及树干上落满雪,像一朵朵洁白的花朵开放在枝叶上。偶尔微风吹过树上的花朵就会像仙女散花一样地撒落下来。雪花落在小区的柏油路上,立刻化成水好像是刚下完小雨似的,在路上形成了一滩滩的水洼。这是北京这些年来初雪来得最早的一年。给人们带来一个洁白的世界,让我们感到冬天就要来临了。

       打着伞走到楼外看着纷飞的雪花,清凉的空气吸入肺腑,顿时觉得身上轻松了许多。一段往事浮现在我的眼前。我在内蒙阴山脚下生活几年当中,那里也下过一场雪,好像还没有今天的大。在我的记忆中好像就下了那一场雪。那里很少下雪雨水也很少,也许是靠近沙漠的原因吧。我们连刚迁到山下后,全连出动在国防公路到我们连修了一条路,估计有2-3公里长好几米宽。在公路两边就是我们连的土地了。经过我们无为的劳动,将原来土地上长的芝芥草、红柳及许多不知名的草全部铲除掉了。机运连的拖拉机昼夜奋战数月把土地给翻了个,从此再也看不见一片草原的景象了。我们在地里修了引水渠、干渠、支渠及毛渠,好像是从四连把水引过来的。在田里修了田埂把地分成一块块的,横向的比较高大,纵向的比较窄小。站在连队房子前往地里看,连里的土地像棋盘一样一览眼前。(连里的土地是全团里最整齐的)也是一片宏伟景象。那年黄河后套跑了水,把我们连的地给淹了。地里全是水,当地里的水第二年退去后。连里的土地上结出大大小小白色的盐碱块,好像是大烙饼似的摆放在那里。要走在上面脚下就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在盐碱下面是胶泥地。于是有一年的冬天,我们就从几里地外的沙丘那里拉沙子。我们男生两个人一辆两轱辘的平板车,女生几个人一辆。将沙子拉到地里撒到地里好改变土壤。从我们连沿着山边到沙丘一路上我们这些北京来的大多都推着走。而浙江海门来的战友,有的在家就干过活接触平板车。(海门有港口他们用平板车拉过货)他们根据路况每到下坡时就一个人侧坐在一边的车把上,另一个人坐在板车的后面,前面的人一只脚点地往前滑行即快又省力。往回走时将沙子装在后面一点,下坡时还可以滑行上坡时另一个人帮助推。后来我们照方抓药不久也学会了。不过也不敢大意不然的话,滑行快时也挺危险的,弄不好就摔着。团首长也参加了这次搬沙大行动,为此我们连还上过(解放军日报)题目叫(千里拉沙一亩田)成了农业学大寨的典型。(我们连的地最终也没有长出庄稼,种一亩小麦要撒2830斤种子连里有人统计我们连亩产才25。)那年下雪了,把我们连和土地变成一片雪白。大家看见下雪了都很高兴,在那里每当变天时我们就可以不上工,在宿舍里休息玩总之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下雪了自然也不去上工了。等到第二天该出工了,往连里的地里一看雪还没有化就转身回宿舍接着休息。连队营区的雪都化了,但一看地里的雪没有化还是一片洁白。连长和指导员都不在连里,只有副连长在家主持工作。每天早起来吃完饭往地里看看一片白茫茫的,副连长就发话了:“雪还没化呢、大家回去吧、不出工了、”大家一哄而散接着各干各的去了。以后每天都是这样,大家都很高兴盼着还是雪别化的好。就这样坚持了一个多星期,终于有一天连里的有人到团里办事回来,说:“地里的雪早已化了”“在连里看到的雪是田埂背面的雪。”大家还不信派一个人到地里看了看,回来说:“果然是田埂阴面的雪还没有化,地里的雪早化了,在连里看还是白茫茫的一片。”经他这么一说我们只好无可奈何地出工了。

       说起那里的天气虽然下雪很少,但是还是很冷的。具体达到零下多少度我没有量过,恐怕零下20多度是有的。连里许多的战友都把手脚冻了。尤其女生得冻疮就更多了,一到冬天有的女生脸狭上冻得红红的高出脸狭的冻疮,手被冻得跟小面包似的。男生到没有冻脸的(可能是男生脸皮厚的原因吧)。山下的风沙很大吹到脸上生疼,一般蒙古人的脸狭都是红红的,我见过蒙古族的大姑娘也是这个样,可能就是内蒙古风沙大的原因吧。俗话说(三九天冻死牛)、有一年的冬天有一天晚上特别冷,第二天早上就发现牧民的一条小牛被冻死在我们连的草圈外。

      现在我离开连队已经三十多年了,但在那里短短几年给我打下了坚实的生活基础。让我长了不少的见识,这是那些没有上山下乡的青年不可比拟的。在那里战友们之间结下了深厚友情,是任何感情不可代替的。只有在艰苦的环境下同吃、同住、同劳动、朝夕相处同甘共苦才能建立真诚友谊,而且它是牢不可破的。彼此分别几十年如要有事战友们就会伸出援助之手。在平时人们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也许忽视了它,如今想起来它是如此珍贵。岁月流逝磨去了我们性格的棱角,给我们脸上添了皱纹,但却加深了战友们之间的友情。我们的战友魏和友最近在台州因病去世了,在台州的战友们集聚在一起迎接他的遗体返回台州。并在百忙当中为他守灵参加他的祭奠仪式。我为我有这样的战友而自豪。我怀念青春那种纯真无瑕的生活、怀念和我共同度过那个年代的战友、愿他们生活美满幸福万事如意。

    美丽的十连(八)初雪的回忆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的路  

                     美丽的十连         2009111于初雪

  评论这张
 
阅读(260)| 评论(18)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