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十连战友的家

我们都爱这个家

 
 
 

日志

 
 
关于我

曾为知识青年,大漠阴山兵团,历尽艰辛坎坷,追忆感慨万千,网上常见战友,夕阳激情无限,祝君健康长寿,好人一生平安。

网易考拉推荐

美丽的十连 (十) 论十连之“土匪”  

2009-12-07 17:24: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美丽的十连”是在冠以“土匪”的美名后而宣布撤销的。十连在短短的七、八年的时间里,发生了不少可歌可泣的故事。

在那个热血沸腾的年代,我们这些来自北京、浙江海门、天津、保定、山东济南、呼和浩特的知识青年和北京军区现役军人及复员军人,民航下放人员组成了这支连队。我们连队的当地职工是在各连当中最少的,最多时也不超过三个,还是相继从别的连队调来的。在巍巍阴山脚下我们为建设这只连队付出了辛勤的劳动、汗水、青春与血。虽然后来看是徒劳的,但我们毕竟是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和热情。

      不知是什么时候十连被誉为“土匪”连队,这个称谓也不知由何而来。自此“土匪”这个别号就一直伴随着十连的成长,直至团里开大会宣布“十连当土匪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为止。我们才脱离“土匪”这个强加给我们的“光荣称号”。我想也许是我们连队驻扎阴山脚下的过吧。从山上下来的一定是“土匪”,十连人外出叫“土匪”下山,返回连队就叫“土匪”归巢。没准哪个孩子妈妈哄孩子:“十连土匪来了”孩子就不哭了,当然这只是玩笑话。不过当年,杭锦后旗三道桥公社有的村里在盛夏瓜熟季节时开大会,宣布“谁也不许到四团十连去卖瓜,否则后果由自己负责”这件事倒是真的。可见十连还是“土匪”名声在外的。我看到别的连队文章里也提到自己是“土匪”,但和十连相比不过是散匪罢了。许多书中、电视剧里边都对“土匪”有深刻的描写。行侠仗义、杀富济贫、打家劫舍、欺男霸女、拦路抢劫。可我们连既没有电视剧[乌龙山剿匪记里]那样的钻山豹,也没有评书[一代枭雄]里那样的张作霖。可能或有个别的战友做过一两件出格的事,也构不成“土匪”连队。但我个人觉得“土匪”这顶帽子实在是太重了,压得我们连喘不过气来。有的人会用异样的眼光看待我们。时过境迁相隔三十多年,至今在战友的文章里还可以看到“土匪”的字样。还在戏称“匪首”。可见当时“土匪”这个称号对十连影响有多么深刻。试想:如果大家生活在阴山脚下再多那么十年八年的,那么“土匪”这顶帽子将会潜移默化影响你的一生,甚至影响你的下一代。当然“土匪”的称号也给大家带来了说不出来的乐趣。使大家至今提起在内蒙兵团四团十连生活时曾经得到过“土匪”这个雅号还洋洋得意。这是其它连队没有得过这样的“褒奖”。咱们团好像只有一连有“大寨连”的别号。有了别号的连队自然要比没有别号的连队,在心里上要优越的多。不管好也罢、坏也罢反正我们区别于其它的连队。有了这种莫名其妙优越感自然也就在见面时又多了一个话题,回忆起来好像添了一盘小菜更加津津乐道。

     其实在我看来,我们十连是一支团结战斗的集体。是一支不惧怕任何困难和艰险的连队。从十连的建立,到十连的撤销,它所走过的每一步,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迹。建连开始,没有自己的营房暂住在团部,十连的营房盖好之后才从团部迁到阴山脚下扎下了根。由于是新建连队一穷二白一切都要从新开始,修通道路、开垦土地、挖渠筑坝、脱坯盖房、拉沙造田、植树造林、开采铁矿等。我们连曾派出一个班由王春和率领,从六九年九月中旬到十一月初近三个月的时间里。分三次将配给我团的木材从巴彦高勒解放闸下,扎好木排通过二黄河到解放渠,运到我团机运连后面的干渠。内蒙古的十月天气已经十分寒冷,在水中放木排的艰苦是可想而知了。(这也许标志着我连“土匪”第一次下山)为此香港报纸上还登过一篇《激流放排二百里》表彰我连战友战天斗地的精神。夏季收麦子的时候,我们连还要派人帮助别的连帮收麦子。扬水站排水干渠一期工程时,连队每天往返二十多里扬水站排水干渠工地去参加会战。到扬水站排水干渠二期工程时,为了省去往返路程的劳累加快工程的进度,索性就在工地搭起三角工棚就住在工地。劳作的辛苦自不必说,当你躺在工棚里吸着自制的卷烟,山南海北的聊着听着战友们讲故事的时候。你会忘记环境的艰苦,生活条件的恶劣,现在想起来也是人生的乐趣。扬水站排水干渠工程完成之后,我们连又派出三个班(其中还有女生班)到七连、团部参加排水干渠工程历时数月。在[寻找战友金炳鑫]的文章中,曾详细地描述了作者张国喜(时任卫生员)及十连战友们在寻找金炳鑫的经过。这些都是事情发生的真实经过,并没有丝毫艺术夸张的内容。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当郭庆雨从山上跑回来后。他四肢曲卷在炕上面朝上,瞪大眼睛嘴里就会说一个字“死”而且还含糊不清,在场的人分析半天才知道是老师摔死了。(这让我知道了人吓着了是什么样子)由于不知道事发地点的具体位置,我们十连全连出动,男生几个人一组带上枪分头上山去寻找。连里干部在山脚坐镇指挥,女生负责联络,隔不远站一个互相喊话可以听见一直通到山上。当时太阳就要下山了时间非常紧迫,每一个上山寻找的十连人本身也存在着危险,阴山是由风化石组成如果再要有人摔着后果不堪设想。找到后金老师的遗体惨不忍睹,脸趴在地上我们都没敢看他的脸,战友鸣枪我们等待连里的命令。卫生员上来包扎好后,战友们将金炳鑫遗体抬起放在担架上运送下山。山上的羊肠小路根本不可能并排走两个人,而且是下坡路,脚下全是碎石。不停地有人滑倒,于是后边的人就拽住抬着的人腰带,跟串糖葫芦似的互相拉扯着下山。经过几处山崖时,就先把遗体抬下来,然后几个人绕到悬崖下边用担架接着。上面的人用背包带捆在金老师的腰上,慢慢地往下送。将遗体运送下山是如何的艰难,不在场的人是难以想象的。为了使金老师的遗体不再受到伤害,我连参加运送的战友们付出了巨大的努力。素不相识肯为其做出牺牲,不计较个人的得失安危,这也许就是我们十连“土匪”的仗义吧。有的人会说:“我也会那么做”,不一定、其实当时在场的人也有看情况不妙就撤退的,当然个别人无关大局。

   在后任副指导员黄弼亮的[为了意外受伤的蒙族战友]文章里,我们同样可以看到我们连队那种侠义精神。为了战友及时地得到治疗,有人及时地奔跑回连通知军医。其他的战友们就地取材自制担架,怕剧烈震动增加他的伤痛小心翼翼抬着他往山口赶。因为山里寒冷又是三九天,有的战友怕他受伤后冷,就将大衣、棉袄脱下来盖在他身上。在路过大冰板时,就将大衣、棉袄铺在冰上,让抬担架的战友踩过去。战友们还唱起;“下定决心、不怕牺牲”的革命歌曲互相鼓励着。可就这样一只团结、朝气蓬勃的连队,却被蒙上了“土匪”的阴影。两件抢救战友的事充分体现了我们连队在关键时刻,按现在的话说:“不遗弃、不放弃”的精神。

 

     事隔了三十多年,此事再提起出来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往事重提是想:

 一、是为了大家休闲在家没事活动一下脑子,消闲娱乐增进一下战友们之间的联系和感情。

二、是我至今也没闹明白这“土匪”的称号到底是因何给我们连的?是我们连做过什么吗?十连在大家眼里是一支什么样的连队?我也知道一些个别人的趣闻轶事有机会讲给大家听。万望大家闲时发表自己的看法和所知道的事。

     回忆往事、你付出了、那就是难忘的、美好的、

                             美丽的十连  人                  

                               2009121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