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十连战友的家

我们都爱这个家

 
 
 

日志

 
 
关于我

曾为知识青年,大漠阴山兵团,历尽艰辛坎坷,追忆感慨万千,网上常见战友,夕阳激情无限,祝君健康长寿,好人一生平安。

网易考拉推荐

简易担架凝聚着蒙汉战友间的情(续集)  

2009-08-18 11:52: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起哈斯巴根摔断腿一事,每一个十连战友都不会忘记的,这是十连建连以来发生的第一件大事。

      事情发生在1969年冬天。当时我连刚刚组建,由于是新建连队,没有家底,生活比较艰苦。为解决冬季取暖煤短缺问题和节省伙食用煤,连里组织全体战士上山打柴。每天早饭后以班为单位上山,尽最大努力打到柴往回背,阴山是风化的石头山,树木极少,木柴自然就很少了,进山沟要走很远的路,几点回来就没准了。说起打柴,男战士是大大落后于女战士的。女战士主要是在山沟里捡拾被山洪冲下来的枯枝,大的有胳膊那么粗,细的有锹把粗细,用背包带一捆,几十斤重,顺着羊肠小道背下山,非常困难,我们不得不佩服。总体上说,浙江战友比我们北京人能干的多。有的女战友背的柴比自己的体重还多。当时比较有名的有龚晓丽、许小镜、朱宝英等等(记不太清了)。后来龚晓丽得了脊柱侧弯的病,调到团部招待所工作,大家都说和她打柴、干活不要命有关。当时男战士不肯往山沟深处走,所以枯树少,打的柴就少,再加上耐力差,战果往往不及女生,总想扛棵大树回来,又没那个力气。要知道,活树比死树重多了,我们班就曾经抬回来一棵并不大的树,全班十来个人用了一天时间,天黑才回来。

      我当时是六班长,哈斯巴根是我班里的战士,汉语名字叫“台玉宝”,简称“玉宝”。记得那时连里刚分完班,玉宝由炊事班分到我们六班,互相都还不太熟悉。因为是少数民族战士,所以特别关照,以前上山我和玉宝同行的次数较多,不知为什么那天他一个人上了山,结果摔了下来。究竟是怎样掉下来的,没人看见。玉宝摔伤的消息我是在连里听说的,当时我就急了,撒腿就往山上跑,没多远就看见八班长黄弼亮带人抬着玉宝回来了。当时团里还没有救护车,来了一辆解放牌卡车,需要人在卡车上抬着担架把玉宝送到临河279医院。当时我们二排战友蜂拥而上,抢着上车抬担架,最后经领导指派大约有十几个人上了车,记得有五班长姚仲杰、七班长张小宝、卫生员肖小军、我们班的张宏、石瑞平等,还有谁我就记不得了,当然也少不了我。玉宝在经过陈医生包扎好伤口,打了止疼针后躺在担架上。当时是数九寒天,为了保护伤员,担架上上厚厚的铺着盖着我们班战友的被褥,同时也增加了重量。战友们抬着他站在卡车上,用自己的身体充当弹簧减少颠簸。就这样,大家站在敞篷卡车上,轮流替换,冒着刺骨的寒风,驱车近100公里,连夜把玉宝送到了临河279医院。记得大家抬着担架走进医院时,人们都惊愕的眼光看着我们,这时我才发现,在医院走廊的灯光下,我们一个个满脸漆黑,绿军装上,被子上全是黑黑的,原来拉我们的卡车是一辆运煤的煤车。玉宝进了病房,我们真是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像一群叫花子似得坐在医院走廊的地上。等回到连队,已经是凌晨了。

      后来,玉宝及时做了手术,他腿上那块掉出来的骨头片没有放回去,自己又长出了新骨头,完全愈合,没有后遗症。

      再后来,听说连队领导受到团首长的批评。以后,打柴的工作结束了。

      40年了,当时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

                                                                                                                             张国禧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