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十连战友的家

我们都爱这个家

 
 
 

日志

 
 
关于我

曾为知识青年,大漠阴山兵团,历尽艰辛坎坷,追忆感慨万千,网上常见战友,夕阳激情无限,祝君健康长寿,好人一生平安。

引用 故乡行 故乡情  

2009-08-27 06:49: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hyhzlmy故乡行 故乡情

——  纪念北京军区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成立四十周——

                               ( 续前)                  

                                          8月2日     晴到多云 

                            内蒙古包头、乌拉特前旗、乌梁素海

  虽然入睡时已是凌晨一时,但没有影响今天的行程,战友们早早地就起来了。今非昔比,包头的变化太大了,与30多年前相比有了天翻地覆的巨变。马路宽敞,绿树成荫,街道整洁,高楼林立,假如与著名的大城市作一比较,我想也不会逊色。

  我们先在包头市中心广场转了一圈,略略地观光游览一下。广场中有许多鸽子,鸽子并不害怕我们这些陌生的人到来,也许,鸽子知道我们曾经在内蒙生活战斗过,也许,鸽子识多见广,知道远道而来兵团战友是它们的朋友。零距离地欣赏鸽子也是别有风味的。

  广场很大,广场中间的喷泉在朝霞中,更显得五彩缤纷,鲜艳夺目。联合舰队所有战友在广场中照了第一张“全家福”。包头市的民营企业联谊会即日就要举行,各企业的演出宣传队正在紧张在彩排,我们又有幸欣赏内蒙古少数民族的歌舞彩排,并与一些演员合影,演员们都荦荦大方地配合,留下了永久的纪念。

  车队又向着乌拉特前前进,乌拦特前旗原兵团的180电厂的散热塔就在高速公路旁,上个世纪的70年代,这个电厂曾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为我们兵团的工农业生产发展做出了一定的作用,今非昔比,不知电厂现到底能发多少电?能为前旗乃至附近地区做出多少贡献?

  映入眼前的就是乌梁素海吗?我仿佛又置身于自己的江南水乡,真有点不可思议。在塞北,在乌兰布和大沙漠边缘,居然有这样如同江南水乡的美景?微风吹过,芦苇轻摇,一群群野鸭像优秀的芭蕾舞演员,又像高明的画家,脚丫子飞快划过水面,留下一片长长的水波;天然的美色加上众多飞禽的戏耍让人目不暇接,远处的空中,不时地出现白天鹅,又给大家带来一阵惊喜。

  乌梁素海位于内蒙古西部的乌拉特前旗境内,东临包头,西接五原,南望黄河及鄂尔多斯、阴山脚下。周边环绕着乌拉山、河套平原和乌拉特草原。面积293平方公里,是内蒙古较大的湖泊,也是著名的旅游胜地,被誉为“塞外明珠”。乌梁素海蒙古语的意思是“红柳湖”,盛产红柳。

  塞外当代诗人蒋红岩的红柳诗:“红柳摇风锦绣文,叶飘纷落杏花村;醉吟诗骨词魂瘦,秋水无痕空照人。”红柳根系发达,直根深入土中,接地下水,最深者可达10余米。侧根多水平分布,甚广阔,且多细根。根株萌发力强,耐沙埋,沙埋后可于根颈处萌发大量纤细的不定根,枝条亦迅速向上生长。耐风蚀,因风蚀而暴露的根系,可萌发出很多新枝条。它还极耐沙害。生长较快,寿命长,在适宜条件下,幼龄期年平均高生长50~80厘米,4~5年高达2.5~3米,10年生可达4~5米,地径7~8厘米。寿命可达百年以上。红柳耐旱、耐热,尤对沙漠地区的干旱和高温有很强的适应力。

  对于在内蒙生活了十年的我,特别喜欢红柳,也特别欣赏红柳的性格,所以,不惜化笔墨去写一下红柳。红柳那顽强的生命力,就像我们兵团战士顽强的拼搏精神。在内蒙,在恶劣的环境下,只要有红柳的地方,就有知青的足迹,就有会兵团战友的脚印,流淌着战友的汗水。

  乌梁素海是我国第八大淡水湖,也是内蒙古第二大淡水湖(内蒙古第一大淡水湖是呼伦贝尔湖)。乌梁素海是鸟的世界、鱼的乐园,有近200种鸟类和20多种鱼类繁衍生息,其中国家一、二类保护鸟类12种,乌梁素海——湖面碧波荡漾,苇丛如诗如画,百鸟啼鸣婉转,令人赏心悦目。

  我们坐上快艇,飞驰在湖面上,快艇划出一道深深的水流,惊得湖中的野鸭四处飞奔,两边的芦苇摇摆着舞姿,列队欢迎我们这些曾经相识的朋友。远看湖面,黑压压的一片,像是塘上残留的荷蒂。走近了才看清,原来都是鸟儿。黑色的是野鸭,白色的是白鹤,杂色的竟是鸳鸯。其实种类还多着呢,连当地人也说多得叫不出名字来。鸟儿看见人走近了,前面的就往后边飞去,如是一拨又一拨地飞飞停停,像跟你开着一个永远的玩笑,也跟你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来乌梁素海不知鸟儿之多,不知手上的镜头短;不深入乌梁素海,不知水天之美色。游艇在飞奔,舵手特意让游艇在高速行进中左右摇摆,一会儿往左,一会儿往右,很刺激又有惊无险。到了湖中间的开阔地带,真像民谣中所说的:“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看不到哪是岸,哪是天?天与水相连,水与天相接。

   内蒙古的紫外线特别强烈,坐在快艇上,饱了眼福,苦了皮肤。下午二、三点钟正是烈日当空,一会儿功夫,身上凡是裸露的部位被紫外线侵袭就变了颜色,这也算是苦中有乐吧,要有收获,必然要有付出……但这皮肉之苦早已被精神上的快乐融化了。

  离开乌梁素海,我们继续赶路,前往第二故乡杭锦后旗陕坝镇稍作停留,休整一番,为明天赴太阳庙农场召开的《纪念北京军区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一师四团组建四十周年》大会做准备。陕坝镇的面貌也大大地变样了,1999年,三十周年大庆时,我曾来过陕坝,基本上变化不大,没想到这十年突飞猛进,当要刮目相看。

   我们的老乡、农场副场长陈圣华早就在宾馆门口迎接我们。“热烈欢迎四团战友回第二故乡”的横幅早就挂在宾馆的大厅门面上。陈圣华是我们学习的榜样,真正地一辈子“扎根边疆”了,想当年,我们都喊了口号,而且天天喊,天天表决心,但真正落实在行动上扎根边疆又谈何容易?

  陈场长还告诉我一个激动人心的好消息,我苦苦寻找了30年的老战友、四连老兵候朴顺被他找到了。当时我不敢相信,在网络上,在博客上,我到处地找,一直没有消息,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老候是我到内蒙古第一个接触的老兵。1969年6月12号晚上,火车经过四昼夜的长途跋涉,终于到达临河车站。微弱的灯光, 一个老兵呈现在我的眼前,后来才知道这个老兵姓候。老候第一个把我的背包、行礼接过去。从此,在共同的生活中结下了不解之缘;1979年2月,我办好一切调离的手续,又是老候从四团一直把我送到临河,送上火车。火车开动了,我俩从此各自一方。当然,回到家乡后,我曾多次写信给老候,信写到四团招待所,就是没有了回音?就这样,在四十周年纪念大会前夕,上苍又让我们有了联系……

 原来,山西籍老兵李儒林一家子从山西,由儿子自驾车赶来参加这次盛会,带来了老候的消息。仔细地回想,李儒林原来在三连,1979年初,四连并入三连,他曾负责四连的接收事项,那时,我正在办理顶替回城的调动,调动手续少不了连领导的帮助与签字,所以留下印象是比较深刻的。二双手不约而同伸了过来紧紧地握在一起……

真的应该好好地谢谢老领导带来的好消息,马上用手机与老候通话,没想到,老候标准的山西方言,让我听起来十分的费劲,再加上这老兄本来就耳背,聊了很大的时间也明白不了对方的意思,只好把电话给李儒林,让他当“翻译”,总算暂时地了却一段离别之情。

                                                          —— 后叙待继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6)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