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十连战友的家

我们都爱这个家

 
 
 

日志

 
 
关于我

曾为知识青年,大漠阴山兵团,历尽艰辛坎坷,追忆感慨万千,网上常见战友,夕阳激情无限,祝君健康长寿,好人一生平安。

美丽的十连 ( 五 ) " 抱头鼠窜"  

2009-09-11 11:15: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四十周年聚会的连队餐桌上,原连队的上士、炊事班长举杯向大家表示歉意。其实当年所发生的事,我们丝毫也不怪他们,在当时的条件下,他们也左右不了事情的发生。回到家里,几十年前的往事一幕一幕地又展示在我的眼前。

那是在我们刚到连队不久的事。我们连队是个新建连队没有家底。不像有的连队是农场改过来的。以前就有地,种植着庄稼,有职工。我们呢?第一批战友连房子都没有,我们第二批去的就在团部当勤务连。在团部干些搬木头等零活,等到连里的房子盖好了我们才搬过去。当时物质很匮乏,虽然有四十五斤粮食供应,但没有副食,尤其蔬菜。我们当时小的十五六岁,大的也不过二十出头。正是能吃的时候,恐怕吃个一斤二斤的那是“小菜”。当时吃的有白面、糜子米(北京做面茶就用它磨成面)。棒子面、白薯面作的跟小孩拳头大小的窝头每人两个,有点甜、非常好吃就是吃了跟没吃一样。最惨的时候就得吃发霉的白薯干和棒子面作的窝头。吃不饱的问题困扰着全连上下,有一天有人发现山上有几只羊,以为是野羊就报告连里。指导员就带着人拿着枪上山打了五只羊,回来后让炊事班炖了改善伙食。没想到那是走失的家羊,指导员还挨了处分。那时每天还要出早操,就有人昏倒在操场上。当时虽然吃不饱但也很有意思。挖扬水站排干的时候,我们就从连队的菜窖里拿一个大苤了,当地的苤了特别大边走边吃。有一次我们从菜窖拿了土豆烤灼吃,被排长发现了训了我们一顿土豆也给没收了。后来趴在窗户上看排长正拣着能吃的吃呢,原来他也饿的不行。那时每个班打饭用两个脸盆,一个放主食,一个放菜或粥。有时晚上在食堂吃饭,天黑了就一点一支蜡烛。主食先打来了不知是谁吹灭了蜡烛,等到点亮蜡烛时盆里的窝头一个也没有了。二排有一个年龄小一点的把打来的窝头一下都倒在自己的被窝里了,别人也没法吃了。有时女生把剩下的主食拿给男生排,排长给分每人半个。那时如果你要睡觉了有人叫醒你,给你半个窝头那是最够意思的了。在同样饥饿的时候有人还想着你,那情分就可想而知了。饭量大的就用两个窝头换一个馒头。大家虽然都吃不饱但没有一个为此互相打架的。

     有一天大家终于发泄了不满,众多人去找司务长理论。在争吵中有人摔了司务长一跤,他一看阵势不好撒开脚抱住头就往连部跑。(我们连是在山脚下满地是石头子)石子就像雨点一样朝他飞去。哈、哈、哈、这让我从此明白了一个成语“抱头鼠窜”  。现在想起来,在当时的条件下,他们也很不好办。人们情绪的发泄也是可以理解的。                              

注:我们连队是支光荣的连队。在香港报上登过(急流放筏二百里),在解放军报登过(千里拉沙一亩田)就是我们连的业绩。报道了十连人战天斗地的精神。我以是十连人而自豪。          

                                                                                                          美丽的 十连    人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4)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