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十连战友的家

我们都爱这个家

 
 
 

日志

 
 
关于我

曾为知识青年,大漠阴山兵团,历尽艰辛坎坷,追忆感慨万千,网上常见战友,夕阳激情无限,祝君健康长寿,好人一生平安。

我和我的连长------潘宗仁  

2009-10-16 05:01: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我打开''十连战友的家''网页,不知是那位战友在<<凯旋门的思念>>一文的评论中评论说:''潘连长,我们怀念你!''。这句话勾起了我对连长的思念……。

       潘连长,是我们十连组建时的第一任连长。他憨厚、老实、大度、热情,待人和蔼、随意。他调到团部任助理员后的一个星期天,我去看他。迎进家后我们摆了一会''龙门阵'',然后他说:''小黄,你好长时间没有沾过荤腥了吧!走,咱们今天打鱼去''。知我哉,了解战士疾苦哉,连长也!我说:''行啦!去哪里打?'',''就团部卫生队后面'',于是他从剭房拿了一口钢筋锅、两口碗和两双筷子,另外还顺手抓了一把盐放在纸上包好塞进上衣口袋里,提起鱼网我们就出发了。原来,团部卫生队后面有一个不怎么大的海子,是团部后面的那条灌水渠放黄河水时形成的。这条渠我们二排的全体战友都参加挖了(是全团搞大会战挖的),当时热火朝天的场景至今仍然历历在目,在这里就不再赘述了。我俩把带来的野餐用具放好后,连长绾起裤腿,脱掉上衣就下到海子里去了。他把鱼网撒得远而又圆,一看就是一个行家里手。第一网下去就打上来好几条鲫鱼,第二网下去又打上来十好几条,第三网下去更多……,总之没有一次是空网,真的是网网见鱼。他一股劲地往沙丘上扔鱼,我是忙着往一堆捡,唯恐它蹦回到海子里去。扔上来的鱼开始还能蹦跶几下,当它沾满沙子后就再也蹦跶不动了。几网撒下去就已经有四、五斤的样子了。我大声地向海子远处,正聚精会神地撒网、收网的连长喊:''连长,挺多的了,上来吧!'',''再撒上两网!''再撒了两网后,连长兴致勃勃地上来了。

         连长上岸后,他说:''小黄咱俩分工一下,我负责刮鱼鳞、破肚,清洗。你负责去捡柴禾''。我赶紧跑到附近的骆驼刺和红柳丛中去寻找干枯的骆驼刺跟红柳,不大一会我抱着一大堆柴禾到了海子边,连长的鱼也收拾完了。他拿着钢筋锅到海子里舀了大半锅的水,放上鱼往沙地上一搁。然后从我捡回来的柴堆中抽出两根粗一点的木棍往相距七、八十公分的地上一插,再拿一根直一点的木棍横着往上一绑,锅往上一吊,点上火就开始煮鱼了。那种麻利劲就别提了。在煮鱼的时候我问连长:''你的鱼网撒得那么圆,动作那样熟练,这一手是什么时候学会的?''他说:''从小我就开始练了,我们枣阳那个地方是丘陵地带,沟塘挺多。当兵前在家就喜欢打鱼摸虾,农闲时就弄口网在村子附近的水塘和河沟里打打鱼、摸摸虾,有时打得多了就拿点到市场上去卖了,弄个酒钱''。我说:''我家乡在贵州的高山大川里,我们村子附近也有大河沟和大水塘,也有鲫鱼之类的,小时候在老家也钓过鱼,不过钓来的鱼没人吃。只是在孩童时觉得好玩而已,大人们也不吃。''连长说:''原来我们都是农民的儿子啊!''。我俩一边往火里添柴,一边聊,越聊越觉得我们有着相似的童年经历,越聊话越投机。不知不觉中鱼就煮熟了,白白的鲫鱼汤真让人垂涎三尺,恨不得连喝它三大碗。连长从上衣口袋里取出盐巴放了点在锅里。我问连长:''光放点盐就行了,这样好吃吗?'',''你吃了就知道了!''我喝了一口汤品了品,我说:''连长好鲜啦!''连长会心地笑着说:''不错吧!''说真的,我还是第一次喝这样鲜美的鲫鱼汤,太有口福了。一会功夫我俩就把这锅鱼和汤全部吃光光,喝光光。

        75年的七、八月时连长转业了,听说他转业到了他的家乡枣阳县(现为枣阳市)。85年我从内蒙古二连浩特市调回浙江海门,就在战友中打听连长在枣阳的具体地址。原在团部招待所工作过的龚晓丽说,离开四团后她还和连长有过书信往来,时间长了就没有了,但肯定在枣阳,记得在什么石棉厂。可能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越来越念旧的缘故,找到连长,去看看他和他再在一起叙叙旧、聊聊天的欲望是越来越强烈。06年的五.一劳动节前后,我在宜昌市探亲,我问我弟弟,你在宜昌市的公安系统有没有认识人。有的话请他上湖北公安网给查一查我在枣阳市老连长潘宗仁的详细地址。第二天,拿到了连长的地址。在我回程的路上,特意从枣阳市下了车去找连长。下车后租了一辆五十菱客货两用车,直奔具体门牌而去,在一条街上跑了两个来回,没有找到。司机有点不想跑了,付了租金后我换成人力三轮车,坐在三轮车上慢慢找,时间又过了近两个小时,我想再不能在这大街上瞎转了。枣阳市不太大,县改市的时间不长,找个人问问恐怕有门,果不其然,跑到一个小商店去一问,正好问对人了。店老板原在石棉厂当过工人,他说,你拿着的地址跟本没法找到,枣阳市的门牌乱着呐。你拿的地址就是石棉厂的住宅区大门号,根本就不在这条街上。这让我晃然大悟,赶紧谢谢人家老板,并说老板我叫一辆出租车请你告诉他到石棉厂宿舍区怎么走。到了宿舍区下车后,在大门里面的树荫下看到一帮人在打麻将牌。我上前问了一个年龄稍大一点老同志,我说,请问潘宗仁住在这里吗?他说,喽,他女儿正在这里打麻将牌。连长的女儿抬头看了我一眼,说你找我爸呀,他在家吶,在X橦X单元X层后,我就进去找到了连长家。开始连长不在,出门散步了。回来后一看到我,那种高兴劲就别说了。''小黄,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找到的?''我说:''连长,我中午下的车找你找了半天了,看,天都快黑了''。连长高兴得紧握着我的手不放。连长说:''小黄,你来了。前两天我才把拐杖扔了,去年我得了脑中风,现在走路还不是很利索,但离开拐杖也能走就是慢点。''我说:''连长你可要注意保重身体哟!''晚上连长把他的儿子叫了过来,我们三人到街上去又痛痛快快地吃了一顿。第二天,连长又培我到枣阳市最好的公园玩了一趟。

        潘连长是我们的好连长,我找到他,三十多年后能和他在枣阳市重新相聚,是我的心愿,达到了,我很高兴。但今天我又很难过,因为在去年无情的癌症夺去了他宝贵的生命,使我失去了一个好连长、好战友。今天我特写此文来思念他、纪念他和缅怀他。连长你安息吧!

 

                                                                                                                                                   阴山榆

  评论这张
 
阅读(446)| 评论(11)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