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十连战友的家

我们都爱这个家

 
 
 

日志

 
 
关于我

曾为知识青年,大漠阴山兵团,历尽艰辛坎坷,追忆感慨万千,网上常见战友,夕阳激情无限,祝君健康长寿,好人一生平安。

网易考拉推荐

回望青春(四)---一个不寻常的“三八妇女节”  

2009-10-08 12:04: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内蒙的三月,虽已度过了最寒冷的季节,但气候还远远没有到转暖的时候。大地仍然千里冰封,春寒料峭,丝毫没有透露出一点春的气息。

       不知大家是否还记得那个“三八妇女节”,我记得好像是72年的“三八妇女节”。那天天气很好,说它很好,是因为天气虽说干冷,但却只有微风,太阳照在人的身上有一丝暖洋洋的感觉。

       按照惯例,那天是女生们休息的日子。不知是连里的安排,还是女生排干部们的主动请缨,说是要帮助全连的男战士们洗衣服。

        这可乐坏了全连的男生们,大家倾巢出动,脏衣服、臭袜子全都搬到了操场上。

        连里所有的大盆小盆、搓衣板全都拿出来了,洗衣粉和肥皂都贡献出来了。女生们把袖子卷的高高的,准备大干一场。

        “既然要洗衣服,是否能帮洗被子?”男生们试探着问。

        “当然,当然!”女生们殷勤的点头如捣蒜。

        那年月,尚有不少的女生都不能很好地料理自己的生活,何况男生?加上小小年纪,繁重的劳动,很多的战士们无暇顾及自己的被褥。于是,许多经年没有拆洗过的散发着烟草和混合气味的被子都拿来了。

        “既然管洗被子,是否也洗棉袄?”傻小子们得寸进尺。

        “行,行!......好,好!”女战士们被冷风吹红的脸庞,溢满青春的笑靥。------送佛送到西,跪下就不差一哆嗦!

        于是,全部的女生们开始流水作业。东西两个水井都有人专门打水,搓的搓,洗的洗,还有人专门烧水,用热水来烫洗那些脏的顽渍。大家有说有笑,全然不顾冰冷的井水,把手冻得通红。乌黑的污水倒在操场边上,形成了条条的脏水流。洗好的衣物被整齐的晾晒到了各排的铁丝上,颇为壮观。当时,两个水井的水都快被打干了。

        但是,棉衣怎么洗,大家犯了愁,总不能整件放水里洗吧,大家都没有经验。“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还是稍年长的保定战友张爱东、杨建国她们有经验,说是拆了洗。

        当时,兵团除了单衣发过几套外,棉衣裤只在参加兵团的第一年发了一套,以后再也没发过。这套棉衣是战士们冬天须臾不能离开的御寒服。内蒙的冬天通常在每年的十月到第二年的四月,也就是说,有半年的时间是冬天。那年月,没有现在的又轻又软又防寒的羽绒服,所以,棉衣是使用率最高的服装。经过几年的穿着,许多人的棉衣的袖口、领子都已破损,有的露出棉花,油渍斑斑。

        我当时在当缝纫员,要把破损的衣物修补好,尤其是棉袄。修补好后,能用机器扎的尽量用机器扎,减少手工的缝纫。棉衣里的棉花,经过多年的穿着,里面的棉花大洞套小洞、滚堆、成球、扎条,都要撕开全部重絮。于是,当天下午,女战士们做被子的做被子,缝棉袄的缝棉袄,这个工作一直延续到第二天,才全部结束。

        三十多年前的那个“三八妇女节”,你可还记得否?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