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十连战友的家

我们都爱这个家

 
 
 

日志

 
 
关于我

曾为知识青年,大漠阴山兵团,历尽艰辛坎坷,追忆感慨万千,网上常见战友,夕阳激情无限,祝君健康长寿,好人一生平安。

网易考拉推荐

美丽的十连 (十二)山东之旅  

2010-05-11 13:38: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丽的十连 (十二)山东之旅

                                  分别

 

当汽车起步的那一刹那,望着车窗外广场上孤零零站着挥手道别的战友李春荣。心里不由得产生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似心中有所感触、似酸楚、似被战友们分别的眼泪所感染。一种伤感顿时涌上心头,似乎眼泪就要流了下来。也许我的感情已变得很脆弱,但我们确实是老了,对于过去几十年前的青春时光充满了留恋和美好的回忆。在我的人生道路上经历过无数次分别、甚至是离别,我都没有这种感觉。其实我和李春荣在阴山脚下的连队时都未必说过一句话,经历三十多年的生活变迁,再见面时互相能叫出名字已经很不错了。仔细想来是那个动荡的年代,让我们这些还是孩童般的少年走出校园来到乌兰布和。是巍巍的阴山,把我们这些来自祖国各地的知识青年的命运连接在一起。在那巍巍的阴山脚下、山口的巨石滩上、连队前的片片盐碱地上、浩瀚无比渺无人烟的沙漠上、和那长满芦苇的海子里处处留下了我们的脚印,留下了我们的欢笑和希望、洒下了我们辛勤的汗水与血。战友们同在那恶劣生活条件下,苦过、累过、哭过、笑过、激动过携手走过那个艰苦的年代。共同的生活、艰辛的劳作、纯真的思想使战友们之间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我想没有比在那种艰难岁月下建立起来的友谊更加纯真了。哪怕是个局外人当你了解他们经历后,看到战友们分别的情景也会被感动。(事后大家在谈论此事时姚仲杰说:“或许我们大家先送她离开心里要好受的多”我想:说的有道理是那么回事。)

我们这次山东之行到达潍坊,是与山东战友相会的第二站也是最后一站。在潍坊也只有李春荣和曾经是七连北京战士的王溪鸣夫妇俩(李春荣当年曾任班长后调到基建连)我们四月十九日傍晚到达潍坊时,李春荣、王溪鸣夫妇俩在高速公路出口迎接我们。大家一阵寒暄后,就将我们一行十个人(从济南出发时倪得波、杨兆玉又加入了我们的行列)领到早已为我们定下宾馆。安排好住宿后,就在宾馆内的餐厅摆下酒宴热情地款待我们。(山东菜肴是十分地道的有机会大家一定要去品尝)酒席宴间,大家合影留念畅谈过去几十年各自的生活变迁。当然谈论最多的还是当年在内蒙阴山脚下共同的生活,从吃到穿、从当年恶劣自然环境到艰辛的劳动及一些趣闻轶事无所不谈。看来战友们虽然在连队共同生活过几年,在人生漫长的道路上只不过是短暂一瞬,却让战友们之间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二十日晚上潍坊就要举行风筝节的晚会并施放烟花,二十一日上午举行盛大一年一度风筝大会,世界各地风筝爱好者都云集在这里。但由于我们大家不想再给李春荣夫妇增加太多麻烦,行程安排也比较紧。没能参观享有盛名潍坊风筝节的盛况,看来是我们潍坊之行的一个遗憾了。酒席宴间,王溪鸣听说我们下一站准备去青岛,并主动地给我们联系他的一个朋友,在青岛负责接待我们安排食宿和参观。大家兴致勃勃地聊到近十一点才起身回到宾馆的房间,当晚李春荣放下家里的一大滩子事也陪大家住在宾馆。几十年不见的战友有说不完的话,一直聊到深夜才恋恋不舍地回到各自的房间休息。第二天上午早饭后,李春荣带领我们到即将召开潍坊风筝节的体育场外。那里已经有了很浓节日气氛。体育场看台外围的高墙上,已经高高地挂起庆祝“潍坊风筝节”开幕的巨大横幅。节日的气球高高地飘在体育场的上空,体育场外站着许多身披彩绸的志愿者。场外已经有不少人在驻足观看,已经洋溢起节日的气氛。我们大家在体育场外合了影,就分别与李春荣握手告别。正当大家恋恋不舍告别时,王春和喊了一句:“马云你可别哭呀!”这下可坏了,好像一块石头投进平静湖水里,立刻激起阵阵波纹。早已蕴藏在女同胞眼里的泪水立刻流了出来,酸甜苦辣咸一起涌上心头。于是发生了文章开始时谈到的那一幕。

                   游览

 

经过几个小时的奔波我们顺利地来到青岛。王溪鸣的朋友孙部长(在青岛旅游部门里当部长)早已在高速路出口处等待我们。他先带我们到青岛市小有名气的餐厅里品尝了地道青岛美味佳肴,然后安排我们进行青岛一日游。本来要带我们到崂山去游览,看一看崂山太清宫,我是想看看小说中崂山道士“穿过的那道墙”。由于我们中午才到达时间仓促,一行人当中大多体力不支爬山够呛只好作罢。于是就领我们去游览了“青岛海洋极地世界”,这里号称世界第一大。各种海洋动物、鱼类应有尽有,好多鱼类是我没有见过的,并观看了海豚表演,真是大开眼界不虚此行。之后又领我们到了“小鱼山”。这里是观赏青岛市美丽景色的最好地方,在那里青岛市的美丽风光一览眼前。远远望去靠着山是一片暗红色德国建筑,据说这里的德国宫殿保存的非常完好,就是在德国也没有这么一座完好的宫殿了。小鱼山脚下是一排排别墅,再远处看可以看到一栋栋高楼大厦此起彼伏。在其中有一座教堂很引人注目,站在小鱼山上看好像一支粗大的铅笔矗立在那里,当你换个角度看原来是教堂的两座钟楼。在往另一面看,是一望无际浩瀚的海洋。从海岸边上有一座栈桥直通向海里,在栈桥的那一头一座黄色琉璃瓦亭子坐落在那。海岸边上是金黄色的海滩,那是人们盛夏休闲度假好地方。紧挨着沙滩就可以看到青岛市的街道,高低错落的楼房中间盛现片片绿色。当我们正在合影留念时,又来了一个旅游团。一个女导游手里拿了一架高级照相机,看见孙部长过来打招呼并为我们照了一张合影。当我们离开时我还在想:这照片什么时候拿呀?。我们离开小鱼山随孙部长去往给我们定好的宾馆,一路上发现在青岛很少有骑自行车的。道路全是随山坡而建,大多数是坡道多,不规则叉路多单行线多可谓是“三多一少”。我们都在心中庆幸多亏有孙部长给我们带路,不然的话我们要跑不少冤枉路,要着多大急呀。孙部长给我们安排到一个离海岸步行只要十几分钟就可以到的宾馆。在我们还没有放好行李时,没想到那位女导游已将制作非常精美的旅游画册送到我们手里,并在最后一页附上了一张十寸的我们集体合影。孙部长在安排好我们住宿后,因为明天还要有工作便与我们告了别。晚上我们品尝了青岛海鲜,特别是鲅鱼和黄花鱼馅饺子味道非常鲜美。餐后我们便信步来到海岸边。在夜幕的笼罩下借着道路旁灯光,顺着海堤的石阶下到海滩上。脚下踩着松软沙滩,夜幕下灯光照得沙子中掺杂的残碎贝壳闪闪发光。海浪一层层地扑在海滩上,海潮毫不留情前仆后继地拍打着海滩上一片巨大的岩石群,发出啪、啪的巨大响声,水花溅起好像士兵在冲锋陷阵,空气中充满的鱼腥味好似战火中的硝烟味非常雄伟壮观。我兴奋地要到那巨大的礁石上去,但陈秋飓阻拦了我。她说:“如果海潮要涨上来,你跑都来不及”她是从海边长大的,我也只好听她的。当我们回到宾馆的路上,夜已经很深了整齐干净的街道上已经恢复了宁静,只有我们几个外来的游客,还在这寂静夜晚的街道上边走边聊着。

(在此我代表战友们向青岛的孙部长表示深深地感谢!并感谢王溪鸣夫妇!并请你们代我们转达对孙部长的谢意!有机会一定到北京来玩。北京战友随时欢迎你们!)

第二天在纪波的带领下,我们到了青岛的黄岛金沙滩游览。由于还没有到盛夏旅游旺季所以来这里的人并不多,一些大型游乐设施也没有开放。但我们仍可以感受旅游盛季时这里的盛况,蓝色的海洋金色的沙滩组成了这诗一般的画境。我们冒着绵绵细雨走入这幅美丽的画卷里边,在探入海里的平台上留下了我们美好的纪念。之后我们又先后驱车到了泗水、在曲阜参观了孔林。在泰安参观了皇上祭天时住的行宫,泰山岱庙、醉心石那石头的层次和树的年轮一样是圆形的。有一颗柏树,它的树皮纹路跟麻花似的拧着长的很是奇特。并有幸看到了当地人在山坳里搭起皇上祭天时用的平台,相对的台阶估计有五、六层楼高。有上千人身穿满族八旗彩绸服装,打着八旗的旗帜正在排练皇上的祭天仪式呢。曲阜、泰山想必大家已经去过了我就不逐一介绍了。但大家要到济南去玩,一定要到章丘百脉泉公园去玩。那里有隆泉寺、墨泉、梅花泉、龙泉等,还有李清照的故居。要比趵突泉可观赏性大得多。

 

重聚

 

我们的宝来车在高速公路上奔驰着。这辆车上有姚仲杰、王春和、刘慧和我,另外一辆车上有陈秋飓、马云、王学明和纪波。我们此行的目的是参加山东济南十连战友“赴内蒙兵团四十周年集会”。这次去山东的旅程就是“婆婆”多,让我们在枯燥的旅程中增加了不少乐趣。出发时我带了一部导航仪,由于是前两年的也没有升级我们使用得也不熟练。有时候它指的路还很正确,有时就会让我们掉头你不理它,它生气就不理你了。姚仲杰、王春和在后排座上看着地图指挥,刘慧坐在副驾驶上不停地指指划划。从济南出来后,又加上小波指挥用的不是司机术语。我这个人又是个开车没有主见的人,就带着后面那辆车东一头西一头的瞎转,可想这可有意思多了。不过我们并没有互相埋怨,反倒当成乐趣更加活跃了旅程的快乐气氛。值得一提的是,刘慧在我们车上简直就是个活宝。一路上不停地讲一些笑话,天上地上甚至连股票、房地产都侃上了逗得大家捧腹大笑,俨然是一个地道北京“侃爷”。给我们的旅途增加了无尽的欢乐,变得更加轻松愉快。在章丘百脉泉公园买门票时,这位“侃爷”她居然跟公园工作人员侃得少买了两张50元门票,可见功夫非同一般!。

我们顺利到达了济南。战友魏玉秋和她爱人老徐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夫妇俩将我们领到他们家里。在她家宽大的客厅里,早已摆好了茶水、烟、糖果迎接我们这些远来的战友。在她家小息后便将我们领到她家附近的餐厅,在那里早已订好了为我们接风的宴席。魏玉秋的爱人老徐是一个地地道道高大粗壮的山东汉子,言谈话语中充满了山东人的豪爽、实在、憨厚。虽然他并没有到过内蒙,但他的热情深深地感染着我们每一个人。一看他们就是一个美满幸福的家庭,真佩服魏玉秋眼力找到一个这么好的爷们。餐后魏玉秋夫妇将我们带到定下的宾馆。胡耀生、孙孝荣、倪得波、杨兆玉、陈济生和龚玉莲夫妇等早已等候在宾馆门口。胡耀生曾经当过我的班长,所以我一眼就认出来。现在他还是那匀称的身材但头发已经花白了,目前还在市政府里任职。孙孝荣我已经认不来了,变得比以前壮实了一看就是个地道的山东人。当年他在连队有“模范皮货商”的称号,还把淘换来的一件羊羔毛的皮坎肩转让给了我。小波还是那个样子只不过老了,但和我们在一起时还显得是个小孩。要不然在小鱼山时孙部长还以为他是刘慧的孩子,刘慧开玩笑地说:“您这是什么眼神?”逗得大家开怀大笑。陈济生高高身材略微有点驼背我已经有点认不出来了。大家一阵寒暄后,就来到房间安排好后,就让我和纪波到另一个房间休息。其实哪里睡得着我们只不过是躺在床上聊天,谈到各自在北京的生活和经历。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战友们呼唤该动身了,在战友的指引下我们驱车来到“水上人家”餐厅。在内蒙调皮捣蛋的吴国钧如今已经变成踏实稳重的汉子,老实巴交的高桂荣和高振文姐弟还是那么老实,当年是连里通信员的徐炳才又长高了我都不敢认了,还有潘润生、丁宝菊早已在餐厅门口等候。我们进到这两层楼的餐厅,“水上人家”餐厅还真有江南风格。从餐厅的走廊过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到,石桥流水亭台花草一串串彩灯镶嵌在屋檐下很是美丽。来到二楼上的包间,陈秋飓急忙把我们“十连”的连旗挂在餐厅的墙上,让十连山东战友签上名字。这时曾任济南轴承厂厂长的丁卫武,已经当上爷爷的陈巨也赶到了。大家纷纷签名留影,餐厅里洋溢着战友们重聚欢乐气氛。大家互相握手问候,一些原来在连队时就比较要好的战友更是亲热万分。经过三十多年的分离,今天战友们又重聚在这里,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笑容和惊喜。虽然每个人身上都发生了大大小小的变化,生活、环境都在不断的改变,岁月给每个人脸上添加了皱纹。但永远也洗刷不掉我们之间的友情,反而更增进我们彼此之间的思念。握手之时也许有的战友还要想想对方姓名,但马上就能够回忆起共同在内蒙生活时,度过的那些珍贵时刻。适时战友们分两桌坐好,庆祝山东十连战友“赴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四十周年”纪念大会正式开幕。首先由十连“匪首”姚仲杰发表讲话,代表北京战友对山东战友表示问候。将兵团组建四十周年出版的文集《戈壁情怀》与纪念大会制作的光盘带给大家。充当记者的陈秋飓用照相机及时地留下了这珍贵的时刻。在一片掌声之中,陈秋飓又将书籍和光盘发放到每个人手里。接着战友们合影留念,让这次重聚永远留在我们的记忆中。酒席宴中大家频频举杯庆祝这次重聚,相互祝愿身体健康、儿孙满堂。酒席宴后战友们仍然余兴未消还停留在这重聚的兴奋当中,便一同来到一家歌厅。纪波首先唱了一首赢得大家一阵热烈的掌声。紧接着陈秋飓、马云、魏玉秋、潘润生、吴国钧、陈巨、王春和、杨兆玉及我等等都纷纷登场一展歌喉。几位女士还随着音乐跳起了舞,一曲独唱一曲合唱歌厅里充满了战友们欢快的歌声。纪波的流行歌曲,陈秋飓的阿庆嫂,潘润生别具特色的低音,吴国钧的男中音都可以和歌星相媲美,没想到这些战友有如此的好嗓子。看来当年他们的才华没有显露出来真是太可惜了,不然早就成歌星了。在这种热情洋溢的气氛中,战友们纷纷用歌曲表达重聚的激动心情。在这里战友们之间的友谊得到了进一步升华,沉浸在这无限的重聚热情之中。

我们这次山东之旅,用王春和的话说:“山东之行真是太棒了!探望了战友、交流了感情、回忆了在连队时的岁月、看到了现在彼此的生活、我们感慨万千!我们相互叮嘱、我们相互祝福!真是:相见时难别亦难!今日分别后、不知何日再相聚!怎不让人动情落泪!、、、、、、”。

                   美丽的十连        2010511             
  评论这张
 
阅读(307)|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