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十连战友的家

我们都爱这个家

 
 
 

日志

 
 
关于我

曾为知识青年,大漠阴山兵团,历尽艰辛坎坷,追忆感慨万千,网上常见战友,夕阳激情无限,祝君健康长寿,好人一生平安。

(一)《戏说借盆儿》 (二)《饺子的故事》  

2012-01-30 12:35: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戏说借盆儿》         美丽的十连人      壬辰年元月初八

    有句俗话讲得好:谁家过年不吃顿饺子呀。我们在连队时也一样,每到春节时,炊事班就组织大家包饺子。当时吃饭是以班为单位,每个班有两个搪瓷脸盆当饭盆儿,一个用来盛主食,一个用来放副食。平时班里轮换着由两位战友值日,负责拿饭盆儿到厨房打饭,然后端回班里吃。有的时候全连也统一到大礼堂吃饭,各班围蹲成一个圈,天黑时中间点一支蜡烛,条件好点就放盏马灯。吃饺子可不一样,每个班按现有人数(有不少战友春节探家去了)到食堂领取面粉和饺子馅儿。回到班里大家齐动员,各自使出看家的本领,找家伙、赶皮儿、包饺子,忙的不亦乐乎。包饺子这点活儿对女生们来讲不算什么,可对男生们就成了问题,待到下锅后,总有几个男生班的饺子煮成了片汤。

       一次,过节吃饺子。有个男生班和面的盆儿不够用,准备找女生班借一个。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全班经过一番激烈的较量选拔,最后派出了一位机灵的小帅哥到女生班去借盆儿。这位小帅哥可不一般,一表人才不高不矮不胖不瘦,浓眉大眼五官端正口齿伶俐,从里到外投着精明强干八面威风。得到命令后马上梳洗一番,又从箱子里面找出一套崭新的军装穿上,直奔女生排而去。当年男女生排宿舍分驻在连队操场的东西两侧,平日里男女生之间来往也不多。谁知这位貌似机灵的小帅哥,一过“三八线”心里就发慌,像踏入雷区似的蹑手蹑脚走到女生宿舍门前,小声说了句:“借我一个盆儿”。当时女生们都在里屋忙着包饺子,真有一位耳朵好使的女战友听到了门外的“蚊子”声,随口就说:“你自己进来拿吧”。于是这位小帅哥壮着胆子轻轻地推开门,低头猫腰问也没问就从门口边拿起一个盆儿,扭头跑回了班里。饺子吃完后,小帅哥将盆儿刷干净原路奉还。这回女生们都在外屋闲聊呢,一看这位小帅哥还回来的盆儿就惊叫起来:“咳!这是尿盆!”。

                           (这是我在一次十连战友们聚会时听说的,请勿对号入座)

                                                                                                     (此文章我给修改了一下,见谅。二班长)                 

 下图:

一班长王大爷乐哈哈地说:“这些饺子都是我包的,我的饺子你们就是放进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去煮都破不了”

2012年01月30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   

五班长姚五爷笑嘻嘻地端上了刚刚煮熟的大馅儿饺子说:“大家使劲儿吃吧,最好把在兵团亏欠肚子的旧账都给吃回来”

2012年01月30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饺子的故事》

                                                                                      二班长     2012 年 元月30日 夜 
       记得我在兵团吃的第一顿饺子是在沙金套海。那时,我们北京第一批28名知青刚到十连不久。为了给新来的战友们改善生活,连队的现役干部和复转军人们想尽办法弄来了包饺子的面粉(当时称“全粉”,我叫它“105粉”),饺子馅儿是用少量煮熟的猪肉皮加上大部分的胡萝卜剁碎后搅在一起的。我爱吃饺子,可吃胡萝卜馅儿的饺子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当热气腾腾的饺子端回班后,我仗着年轻、个大,放开肚皮狼吞虎咽地大吃了一顿,以至于班上的几个老兵见了都惊奇地怀疑我好像比他们来兵团的时间都早似的。那一顿胡萝卜馅儿饺子,一下把我給吃顶了,往后的几天里打嗝都是满嘴的胡萝卜味,直到今天,机关食堂一有胡萝卜馅儿饺子我就反胃,责怪食堂管理员:“你是内蒙兵团来的,就会包胡萝卜馅儿饺子!”

      连队搬到阴山脚下,逢年过节吃饺子,每人一斤面粉还不够吃。我当班长,为了让战友们吃顿饱饭,常常派人到食堂冒领探家、住院战友的份额。全班包饺子,热热闹闹地围在一起,不管会包不会包的都上手。记得和面、打馅儿的活儿永远是副班长“老五十”的,他是个多面手,啥都会干,班里包饺子用的擀面棍儿都是他用一节锹把改造的。班上饺子包得好的有“小嘴儿”和李宁,其他人都是二把刀,有几个上不了“台面的”只能负责刷盆洗碗、打面打馅儿外带去食堂煮饺子。我这个爱吃饺子的人包饺子、擀皮儿还是在那时学的,功夫慢不说,饺子的形象也不好,到现在这点功夫也早废了,就剩下“爱吃”的习性至今难改。

     在连队“吃饭”和“紧急集合”一样,永远讲究个“快”字,否则,喝汤你都轮不上第二碗。包饺子也一样,包慢了你就抢不上煮头锅。这方面男班永远赶不上女班有优势。为了图快早下锅,可见我们包的饺子都是啥形象了,真是大的大,小的小,歪七扭八,有馅儿没馅儿的啥都有。最可气的是有些战友爱搞恶作剧,悄悄往饺子皮儿里放几枚硬币,这还算好的,也算是继承中华民族祖上的民俗民风吧,可不知是谁居然把一些带皮的蒜瓣儿、自己咬过的半拉糖块儿、揪劲儿剩下的一块块面头、地上捡起的衣服扣子,甚至连抽过的烟头也都塞进了饺子皮儿里。去煮饺子的战友为了和女班争锅,当炊事班大锅的水开后,硬是加塞儿把自己的饺子与女班的饺子同时倒进了锅里。没办法,饺子煮熟后,害的炊事班的同志还得给我们分饺子。

     饺子端回班里,战友们都抢着挑女班包的饺子吃(从饺子外形一眼就能区分出来),因为她们的饺子除了纯正之外,馅儿里面还另外加有大油和虾皮等佐料,那个年代,过节时能把这样的饺子放进嘴里,那味道,吃起来有滋有味的可真够香的。当然啦,女班战友也从我们包的饺子里吃出了许多额外的“佐料”。那几天,班里的兄弟们没少挨人家的白眼和责骂。(网评:也许当年的女班战友们虽然嘴里不饶人,但心里却想:还是男生有创意)

    我到现在都爱吃饺子,看到前面一班长、五班长在一起聚会包饺子的照片我就眼馋,真想再吃到战友们亲手包的饺子。因为这种饺子,除了里面的馅儿香、味儿正之外,包容更多的是兵团战友们那浓浓的友情和关爱。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1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