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十连战友的家

我们都爱这个家

 
 
 

日志

 
 
关于我

曾为知识青年,大漠阴山兵团,历尽艰辛坎坷,追忆感慨万千,网上常见战友,夕阳激情无限,祝君健康长寿,好人一生平安。

网易考拉推荐

战友与炒面  

2012-06-23 23:37: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战友与炒面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兵团轶事六

                                                                   《战友与炒面》

                                                                                                                                                  二班长

战友们,你吃过炒面吗?你爱吃炒面吗?我说的炒面可不是现在炒面条之类的速食品,而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社会上流行的那种炒干面粉,志愿军在抗美援朝的战场上“一把炒面一把雪”指的就是它。也许大家在兵团的日子里也曾吃到过,那一丝甜甜香香的味道至今留在了我的记忆中。

1971年春节过后,十连军医陈志忠从北京探家回来,交给卫生员肖小军一个沉甸甸的大包裹,这个包裹不是肖小军的,而是十连战友杨少英的家长托陈医生转交的。可巧的是,包裹带到了,杨少英已经回北京了(此人再没回来)。因肖小军和这位女战友是发小的朋友和邻居,陈医生就将她的包裹交给小军处理。

小军打开包裹一看,里面装的是一袋炒面。那时候,连队生活艰苦,伙食不好,缺油少菜的整天吃不饱饭,闲暇时能吃上一碗油炒面,那是一种多大的奢望和享受啊。小军在连里和我关系不错,自然把这份天上掉馅饼的大好事告诉了我。当我拿着茶缸和饭勺悄悄来到医务室时,小军已经把水烧开了。我俩插上门,迫不及待地用开水拌炒面吃,由于吃的太急,茶缸里的面粉有的并未搅匀,一口下去,满嘴干面,呛得我眼泪直流。杨少英的炒面,是她家长从市场上买来的精加工成品,比家里人自己炒的好吃多了。炒面里不但油放的多,另外还放了白砂糖、芝麻、核桃仁、花生等配料,吃在嘴里那叫一个香,我俩边吃边聊,别提有多美了。

猫闻到了鱼腥味就总也忘不了,有了这袋炒面的诱惑,我和小军在十连,每天都会感到多了一种期盼、多了一个寄托、多了一份生活的情趣和慰藉。当我下地劳动觉得又累又饿时,一想到晚上有口香喷喷的炒面吃,心里就踏实,干活儿就有劲头。收工回营,草草洗涮完毕,急忙拿起茶缸直奔连队医务室。小军见我来了,让我先烧水,他却神秘兮兮地打开放在炕头上的木箱子,直接在里面往茶缸里㧟面,连面口袋都不让我见。开始我还能分到近似三分之一茶缸的炒面,多加点水,也能有大半缸子。后来,他给我分配的越来越少,当时好像我俩每天吃炒面的计量定在了8勺之内,和他争执也绝不多给。最初我们几乎每天都有炒面吃,过不多久,小军正式向我宣布了“紧缩政策”,为了能够多吃一段时日,隔三差五地才能打一次“牙祭”,这可把我给馋坏了,经常跑到医务室里转来转去,为的是提醒他别忘了吃炒面的事,可他常对我说的一句“口头语”就是:“别惦记了,今天不是吃炒面的日子”。

俗话说得好“你有,他有,不如自己有”。一天晚上连队放电影,片名记不太清了,好像是《闪闪的红星》,小军和全连战友一样,挤在礼堂里看得十分投入。电影放到一半儿,我故意从小军面前经过先出去了一趟,随后又急忙来到他面前,谎称自己闹肚子,刚去过厕所,让他给我钥匙,我自己去医务室拿几粒黄连素。小军边看电影,边掏钥匙,我走时他还低声嘱咐我:“回来时别忘了锁门啊”。我拿到他的一串钥匙,喜出望外地直奔前排平房,根本没进医务室,直接来到了他的宿舍前,从开锁、开灯、取货、出门,大概没超过3分钟。当我将钥匙还给小军时,他连问都没问,收好钥匙继续看他的电影。

第二天本不是我们吃炒面的日子,收工后我主动来到医务室,等小军忙过后,悄悄对他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今天也收到了家里寄来的一袋炒面”。小军一听,眼睛一亮,高兴地说:“真的?!好吃吗?”我说:“什么话呀,有好吃的我能独吞吗?!还没尝呢”。“那还等什么,到你们班去吧”。“不行,我们班人多,不方便,你把茶缸给我,我找机会㧟几勺给你送来”。小军兴奋地急忙把他的大茶缸递给了我,还特意嘱咐道:“多㧟几勺啊!”。以后的一段日子里,只要我下午收工,走在通往连队的笔直大道上,老远就能看到一个人影晃动在营区前的操场边上,不用说,我心里最清楚,那是卫生员肖小军站在那里专门等着我回来“搓一顿”呢。真是“皇帝轮流做,今年到我家”,前些天是我围着他转,这些天他开始围着我转了。那些时日,我们几乎天天凑在一起,一起吃炒面,一起侃大山,高兴之余,也听不到他说什么“今天不是吃炒面的日子”的口头语了。现在回忆,那是我们俩在十连度过的最为快乐的青春时光。那一年我十九,小军十八。

好景不长,一天收工回营,脸还没洗就见小军急赤白脸地跑到我面前对我说:“这些日子你吃的炒面是谁的?我放在箱子里的炒面咋就没有了呢?”见他那副兴师问罪的样子,我不禁大笑起来:“你还知道找我算账,那次吃炒面落下过你?那次你少吃了?!吃别人的东西时都是忘乎所以地狮子大开口,吃自己东西时却是小心翼翼地斤斤计较,我分炒面时可对你不薄啊”。说着,我把没吃完的炒面还给了他,他拿着只剩下小半袋的炒面看了看,不好意思地和我一起笑了起来。

那年初夏,连队大部分战友开往团部附近的一处工地挖大渠,肖小军随连部一起进入了排干工地。我们班留守营区看家,同时还承担了制做水泥涵管的任务。我和小军分开后,只有星期天放假时他才和其他战友们一起回营休息,平时见面的机会少了,自然吃炒面的次数也少了。大概是7月份的一个星期天,小军回营时突然悄悄地对我说,他要走了,家里已经为他安排好当兵事,不再回来了。我听了这个消息,即为身边的战友能奔个好前程而高兴,又为自己即将失去一位朝夕相伴的好兄弟而失落。在帮小军打点行装时,他把那袋所剩不多的炒面塞进了我的手里。

肖小军走后,我独自一人将剩余的炒面吃完了。在吃炒面时,身边没有了往日战友间的争斗和欢笑,吃到嘴里的一勺勺炒面,也失去了以往那种香甜可口的味道,有的只是无尽的思念和孤独----。

 
下图:卫生员肖小军在十连。
战友与炒面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左起:十连文书陈江池、二班长龚喜跃、卫生员肖小军、七班长张小保。

战友与炒面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肖小军在湖北当兵照。

战友与炒面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连卫生员和二班长近照。

战友与炒面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