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十连战友的家

我们都爱这个家

 
 
 

日志

 
 
关于我

曾为知识青年,大漠阴山兵团,历尽艰辛坎坷,追忆感慨万千,网上常见战友,夕阳激情无限,祝君健康长寿,好人一生平安。

【转载】十连记忆 三 河套“三件宝”  

2013-11-21 12:53: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玉品人生《十连记忆 河套“三件宝”》
             十连记忆三                           《 河套“三件宝”》                      
                                                                                                                                         高玉平         

       十连是北京军区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一师四团的一个农业连队,在杭锦后旗(简称杭后)太阳庙林场西北方向的阴山脚下。据说秦汉时期那里还是美丽富饶的地方,但眼前的一切怎么也不会让人想象到这里曾经有过人类居住。一片死寂无边的盐碱地,只有一种耐碱性很强的蒿草和红柳年复一年地在这里顽强生长着,证明这死寂的荒原还有生命。就是在这里我曾发下誓言:屯垦戌边,扎根边疆!

十连记忆  河套“三件宝” - 玉品人生 - yu.pinggao 的博客


                                               图一、1969年十连的营房就在这阴山下,40多年后已是一片废墟

        同样是上山下乡,接受“再教育”,但兵团知青和插队知青差别很大。插队知青靠挣工分吃饭。兵团知青叫兵团战士,发衣服,管吃饭,每月还发津贴(第一年每月5元,以后每年涨1元)。生活条件和劳动条件都比插队知青艰苦,实行半军事化管理,纪律严格,劳动强度极大。

我在十连时间只有2年多点。1969年刚到时,营房还在建设,几排刚刚盖起的土坯房子不够住,就先住在用荆粑搭起的窝棚里。窝棚四面透风。虽说是8月天,但后半夜的山风钻进来总要把你冻醒几次。

初到十连我们就和第一批北京知青、浙江知青盖房子。营房是砖坯混合的,四边是砖砌的柱子,中间是土坯。我们从没盖过房,就做小工,大工是雇下的民工。小工和泥、递泥、递砖。城市的孩子不要说没做过这些了,就是见也不多见。因为那个年代城市建设不像现在,建筑工地随处可见。当时我们大多才十八九岁,初生牛犊不怕虎,连里分配完活,大家就拿上铁锨、耙齿上了工地。孩子气还未脱尽的我们对和泥、递砖新鲜好玩,不知道个累。可是随着墙越垒越高,泥和砖都要往高递,墙越高越费劲。尤其是递砖,砖在手里不停磨擦,一天下来让你疼得钻心。没几天就全累蔫了,大家期盼的就是:收工、吃饭、睡觉,那是一天最幸福的时光。

后来,有盖房经验的教我们“飞锹”,利用惯性可以省些力气。递泥的用铁锹铲满泥,左腿微抬,右腿独立,转半个圈,对准墙头的大工,身体稍微倾斜,连锹带泥嗖的甩到大工手里。递砖的在铁锹上放好砖,也同样抬腿、转圈、拿稳、端平、运气、卯足劲、腕子一抖,嗖的一声把铲里的砖甩到大工手里。起初,我还转得头晕,慢慢地就掌握了技巧,也能像熟练工那样熟练地铲泥(放砖)、抬腿、转圈、斜身、飞锹,还蛮有节奏感,就连墙头上的大工都随着我们不停地飞锹送泥递砖也干得起劲了。“飞锹”省力有趣,大家干得非常起劲。只见工地上铁锹、砖块在空中不停地飞,伴着嗖嗖的声音,划出条条美丽的弧线,那壮观的劳动场面让我们暂时忘记了累,也忘记了恶劣的人居环境。回城后,我几次下乡扶贫、支农还曾把学到的“飞锹”手艺派上过用场呢。村里老乡见了都啧啧称赞,说“看不出你还真有这两下子,不像机关出来的。”

脱坯在内蒙是力气活。记得当地人说河套三件宝“脱坯、拔麦、挖大渠”。“三宝”排第一的就是脱坯,可见活有多累吧。脱坯要挖土,和泥。水是挖土后坑里渗出的,特别阴凉,碱性还很大。男女知青一样绾起裤腿,赤着脚,就站在阴冷的碱水坑里往上提水焖泥。腿上、裤子都是白花花的碱印子。坯模子有4个格、3个格和2个格的。脱坯时,要把和好的泥用双手捧起一大块,转身紧走几步,甩到坯模的几个格子里,然后用手把四角挤满、压死,再用手刮平,双手提起装满泥的坯模子往坯场空地猛地一扣,几块坯一下就算脱成了。完了再转身返回泥堆捧泥、装模、刮泥、扣坯,循环往复,就这样一整天要重复上百上千次这样的动作。那时我们的革命激情不知咋的老是那么满怀,特别容易被鼓动,只要指导员、连长一动员,个个都像吃了兴奋剂,那革命的干劲一下子就喷涌而出,干起活来个个像拼命三郎。我最多时一天脱过一千三百块。我们团还有脱两千块记录的。女生也巾帼不让须眉,和我们男生一样比着干。那时女生好像也不懂得护肤。碱水、泥浆把女知青的手浸泡的和我们男知青一样粗糙,可没有谁觉的难看。纤细白嫩可耻,粗糙健壮光荣。大家比的是谁干的最多?谁流的汗最多?身上泥点子最多?谁最能吃苦?越苦越光荣!每天下工,我们鞋上、腿上、衣服上都沾满泥巴和白花花的碱渍,扛着工具排着整齐的队伍,唱着“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歌,迈着“矫健”的步伐走在回营房的土路上。

十连记忆  河套“三件宝” - 玉品人生 - yu.pinggao 的博客

图二 兵团战士自己盖的营房


十连记忆  河套“三件宝” - 玉品人生 - yu.pinggao 的博客

                                           图三 下工后兵团战士扛着工具,唱着歌走在回营房的路上
    我去的那年,没几天就入冬了。生活用煤供给不上,连里就安排我们进山砍柴,解决伙房做饭/烧水和冬季取暖困难。阴山光秃秃的,看不到什么联片的绿色植物,零落的山榆树都长在陡峭的岩壁上,根本够不上。说是砍柴,实际是拾柴。山沟里有好多枯死的树干和朽木。开始在山口浅处还能拾上,后来就得往深山里去,再后来还得爬岩。风化的岩石稍一攀爬就会坍塌。没有砍柴工具,就用自己的背包绳结个套抛到树杈上用力拽,树干和碎石哗哗的滚下也不懂得危险。拾好的柴火我们用背包绳捆好,然后背到肩上,压得我们都是低头弓背亦步亦趋。一个个都戴个狗皮帽子,穿着树杈刮破的棉衣,腰上还捆着根绳子,男女分不出来,一个挨一个从山沟里踩着乱石走出来。那画面好像钻木取火的原始社会。

排干会战是我记忆里最苦的活了。那次挖渠四团所有的连队都动员上了工地。工地上人山人海,红旗招展,各连的旗帜就树在本连挖土方的地段。我们吃在工地,由连里伙房送饭。晚上睡在工地。工棚四面透风,早上醒来铺的盖的脸上都是一层黄沙,只有牙是白的。饭菜里也是刮得尽沙。虽然艰苦,可那时充满了革命浪漫主义,团宣传队写词谱曲的战歌“蓝天做帐,地做床,荒沙拌饭可口香---------”激励我们“革命加拼命”。

十连记忆  河套“三件宝” - 玉品人生 - yu.pinggao 的博客

                                                                   图四  排干会战上,你争我赶,比着大干苦干
    在挖渠会战中,我们个个都不甘示弱,纷纷表示决心:要在会战中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为班里争光,为连里争光。没有施工机械,我们用锹挖;没有运输车,我们用平车推,用扁担挑。你追我赶,谁也不甘落后。运土方的一溜小跑,挖土方的挥锨不停,除了吃饭,午休和晚觉几乎就没有停息。汗水掩住了眼睛也顾不上去擦。有的班落后了,趁午休还要加班“笨鸟先飞”。挖土方的纪录每天都有刷新。记不得哪个连的战士了,居然创下每天挖土40方的最高纪录。团里号召向他学习。那些日子累得我们一歇下再起来,身上的每块肌肉都疼,腰疼得直不起来,脚涨得抬不起来。可是一到了排干工地上,那振奋精神的劳动氛围一下子让你变得又猛干起来。我们连一个浙江女知青,挑两大筐土方,让我们男知青都汗颜。

十连记忆  河套“三件宝” - 玉品人生 - yu.pinggao 的博客


          图五 女知青在工地学习《毛主席语录》,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精神,“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上面这张照片是十连十六班在排干工地,站立者是班长王玲飞,左起第二人是巩玉莲,搜集十连照片编画册时没见过这张照片。二班长)
                                                      (以上照片均选自四团博客 )




  评论这张
 
阅读(263)| 评论(2)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