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十连战友的家

我们都爱这个家

 
 
 

日志

 
 
关于我

曾为知识青年,大漠阴山兵团,历尽艰辛坎坷,追忆感慨万千,网上常见战友,夕阳激情无限,祝君健康长寿,好人一生平安。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我在后勤处当保管员  

2013-11-21 12:55: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玉品人生《我在后勤处当保管员》
                                                                      《我在后勤处当保管员》
                                                                                          高玉平
       在兵团,连队生活和劳动是很苦的,能够谋个通讯员、文书、卫生员或小卖部售货员什么的差事,确实让人羡慕不已,那羡慕劲不比现在当上个公务员。有天班长对我说:“你要调团部后勤处了。前两天团里后勤处贾助理来挑人挑上你了”。我当时高兴得几乎跳起来,天上掉馅饼的那种感觉让我一夜没闭眼儿。
       后勤处在司令部、政治处对面的一栋平房里,有十几间办公室。后勤处的人除团小卖部的外大都在这里办公。我在物资股,分配做保管。物资股是间最大的办公室。大概有六七个办公桌。看到自己有了办公桌和椅子,一种当干部的感觉油然而生。我和张股长背靠背坐。张股长30多岁,个子不高,白净皮肤,精精干干,说话语速较快,像南方口音,在后勤处除了余处长就数他资历老了,大家都挺尊重他。去十连挑我的贾助理也和我一个办公室。虽然他管我,但多是张股长安排我的工作,贾助理很少问及。上班第一天,张股长对我说:“一定要仔细清点库存,和原来的保管员交接清楚。要及时盘点库存,看帐物是否相符,有问题及时给领导汇报”。他还强调:“你是我们经过考察挑上来,经领导反复研究决定的,这是全团的军需库,可不能有半点马虎”。最后,还特别交代:“这里都是干部,谁领导你,你听谁的,不要多头请示和汇报”。张股长不仅交代我怎样工作,特别是教我在机关众多干部间怎样处理领导间的关系,这对我后来的工作挺有帮助。
       我管的库房有3个,紧挨后勤处宿舍后面1个,存放的都是现役军人的被服和换回来的旧军装及布匹。团部小卖部旁边个,存放驼绒和些农具。离团部不远的一个村子里还有个库房,放的是棉花。这个库房很简陋,简单的木格窗子,也没有玻璃,更没防护栏,人几乎能钻进去。破旧的木门只锁个铁将军,是唯一的现代防盗设备。没有消防器材,那么多棉花,稍有点火星不堪设想。可我管了两年库,没有失盗失火。那时民风太淳朴了,即使防盗防火措施很差,那种鸡鸣狗盗的事也绝少发生。人不去,可村里的老母鸡却天天去坐窝。每次我去查库就会扑棱棱飞出好几只老母鸡,然后从棉垛里拾掇出十几个热乎乎的鸡蛋。我就把鸡蛋都给了挨着库房住的老乡,想让他们多替我关照库房。
       每次出库我都是看张股长开的出库单。开始,只要当天有出库我就要盘点,生怕短下一件什么。那仔细认真劲一点不亚于点钞票。事也就那么怪,你越怕它短下,它还是越要短。每个月总有库亏的,尤其是布匹。一次我在小卖部看售货员卖布,发现她拿尺子量得很快,布扯得也展,完了还要当着顾客面说:“你看,给你让出一点!”。我焕然大悟,于是回库房试了试。布扯得展与不展、紧与不紧真能差出好多的。后来,我再清库,布匹再没出现亏库,还老是胀出好多。再后来现役军人的解放鞋、手套等一些小东西也居然时不时胀出来。我那时真够老实,胀出来的不敢送人情,更不敢据为私有,都要给张股长据实汇报。记得一次张股长说:“人家卖布是量好了买的,不要让人家回去做衣服做得不够了,最后给让出一寸半寸的”。但我没汇报我是怎么量布的。
       我库房里存了不少驼绒,做棉衣、棉裤比棉花既暖还轻,好些人都想买。驼绒里沙子特多,不狠狠打,沙子很占分量。有个现役军人挺不自觉,敲打起来没完,恨不得一粒沙子没有。我说了一句:“差不多就行了,都像你这样打,别的人会对我有意见的”。他不太满意,当时也没说啥,还继续敲打。有一次,他找我换新军装。我开了锁,拉开两扇大门也没看脚下,就一脚迈了进去。只听他在后面说:“你竟敢踩毛主席像!”我低头一看,右脚正好踩在一张印有毛主席像的报纸上。吓得我赶紧弯腰捡报纸,并解释:“那是风从门缝刮进来的,我真不知道”。他会报复我吗?上次买驼绒刚给他提了意见,这下要栽在他手上了。进了库房,我特显殷勤,任由他在库房试衣。他连着换穿了好几件,我一点不耐烦的样子也没有表现出来,还不时地说:“要不再试一件”。挑好后他问我:“旧军装可不可以不收了?”我知道,每次往师部交旧被服都是往库房角落一扔,那里的保管员也不清点的,就点了点头。他脸上马上露出笑容,对我说:"以后注意呀,这是遇上我了,要让别人看见一准定你个反革命!”那次确实吓我够呛,想想都后怕。
        我常去巴盟师部领新被服、交旧被服。每次去都是坐卡车,多圪囚在后马槽上,很少能坐在副驾驶座上。除非我一个人去,才能享受一次副驾驶座的舒服。从团部到巴盟没有油路,都是土路,还是搓板似路面。卡车驰在这样的路上,颠得你心脏像是安装了起搏器,一路还得受风沙洗礼。尤其冬天好几小时的路,能冻得你手脚几乎要断了。每次到了师部都是蓬头垢面,只有两排牙是白的。后来,我在师部招待所认识了太原老乡小程。她当服务员,白白净净,个子不高,挺照顾我,一去了忙给我打洗脸水,从食堂打来饭菜。我吃好喝好,收拾干净,才好去师部后勤军需库办事。一次我从师部给团里捎鸡蛋,从几个蛋箱里捡了一脸盆磕坏的鸡蛋。她拿到食堂让炊事员给炒了,和我一起吃了半盆,我吃得多,她是女的当然不会吃得太多。剩下的她装在个包里,让我路上吃。那段时间真感到了老乡见老乡的滋味。我离开兵团后,听说她不长时间就上了大学。
       我们后勤处的几个知青很融洽,会计股吕广萍是呼市的,张荣英是北京的。团小卖部田贵民和我同宿舍,是保定知青。李亚楠和小王好像都是包头的,史小玲是北京民航子弟。每次学习我们都在一起,工作上也常帮忙。我学会量布就是他们教的。他们后来是否随着1975年兵团改制移交地方农场和1979年后知青大返城回到了家乡,我一点消息没有。只有田贵民1978年还通过信。他现在不知是不真扎根边疆了?我挺想知道的。

我在后勤处当保管员 - 玉品人生 - yu.pinggao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