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十连战友的家

我们都爱这个家

 
 
 

日志

 
 
关于我

曾为知识青年,大漠阴山兵团,历尽艰辛坎坷,追忆感慨万千,网上常见战友,夕阳激情无限,祝君健康长寿,好人一生平安。

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戏说《鞋取缘春梦》(综合)  

2013-04-14 18:24: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月十一日,十连部分战友相邀前往颐和园举行踏春聚会活动。这一天天高云淡,大地回春,阳光明媚,春意怏然,战友们纷纷乘坐各种交通工具来到颐和园,大家再次相见,即亲切又兴奋,兴高采烈地随处拍照留影,观花赏景,尽情享受大自然的美好春光,同时也在回忆难忘兵团生活的意境中,寻找出无穷的乐趣。

下图:《和谐连队,颐和踏春》
      右起第一人为十连战友郭建生,他现仍在颐和园工作,对战友们颐和园踏春活动提供了很大便利。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谐趣园内春意浓》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连战友石瑞平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连战友肖文平(司令)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连战友王迎新
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戏说《鞋取缘春梦》(综合)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连二班长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连战友王学明与苏丹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风和日丽》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享受生活》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金鱼满塘》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司令:“好可爱的小金鱼啊,我想要几条。还是十连战友当年的老作风(谁不走空)”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郭建生,趁你值夜班时,下网给我抄一兜,回头我来取”
          “要那么多干嘛?不会是拿回家炸金鱼吃吧?!”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谐趣园女战友们准备照相,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准备好了吗?”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 《女战友们风采依旧》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男战友们雄风犹存》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   《 十连战友常相聚  幸福快乐永不老》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右起十连战友张宏对范文兴说:“我说小八儿,咱们这会儿怎么越转人越少呀?”
         “我也奇怪呢,一转眼少了一半人,不会是提前回去吃饭了吧”。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郭“他们从那边走了,快追!”
          老石对李黎清“快走吧,他们肯定回去吃饭了,咱们去晚了什么也没了”
        六连战友李黎清说:“真不像话,吃饭怎么也不招呼一下”
        石瑞平介绍: “这是我们连的老习惯,吃饭从不张罗,人越少越好”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刘慧:“本来等着阿菊带好吃的来,咱们先尝尝,不曾想她听说今天来的战友太多,怕狼多肉少,半路下车不来了,真不够意思”
           张干事:“那你还不快点下命令开饭吧,我们都饿了,待会儿人来齐了,真不够吃了”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刘指导:“着什么急呀,我已经安排王学明早晨炖了锅红烧肉,炒了盘柴鸡蛋,她去取了”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今后聚会,我们的方针就是按照习主席的《八条》规定,采取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办法,大家自备吃食,中午来个大会餐,即节约,有丰富,绝对受欢迎”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我们总算在开饭之前赶到了”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简约可口的午饭开始了》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争先恐后 群吃群乐》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郭:“这盆红烧肉真够香的,老石你快点吧”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王学明:“郭建生,我给你夹一块儿,刘慧,你先别伸手呢!”。
                                   《争吃争喝  千姿百态》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王学明:“馒头夹肉,吃起来没够,我先夹几块再说”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         “战友们,慢点吃,小心喷出来。都过去四十年了,肚子咋还那么素啊”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刘指导:“我现在只能多看,不能多吃,太痛苦了”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苏丹,给你来块肥的,吃了美容”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范,你也来一块”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王迎新:“我给老龚夹一块吧,他半天没动筷子了。”
         刘指导:“是吗?不应该呀,我知道他最能吃肉了,就是家里老伴儿控制的厉害”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咱们是同鞋加站友《特别关照》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王迎新这一举动,引来老石的大为不满:“怎么没人给我夹块肉啊,我的鸽子蛋白送了”
          王学明回应:“老石,你在说我那?!告诉你,我要是得了鸟病,你可得负全责!”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我先看看你还有几颗牙”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也给你夹一块肥肉,求你暂时别给我送鸽子蛋了”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小狗看着石鸡吃肉的表情想:“怎么没人给我夹块肉吃啊”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张宏:“还是我来喂你吧,不过他们把肉吃光了,只能用馒头沾点肉汤了”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连战友高淑敏对范文兴、侯万芳说:“里面是要花钱进香的,你们进去后先替大伙买几柱香吧”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范:“我即没带钱,又不信佛,十连真正的款姐和佛教徒在哪呢。”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刘指导背着一兜子百元大钞,迈着虔诚的步子,登临山门。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佛门圣地,舍我其谁,不知是哪个胆大的,敢在我之前把山门给粉饰一新了”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我俩也进去看看”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张干事:“里面肯定宣传的是佛光普照,防病消灾的意境”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进门照张相,佛祖保平安》
                                                    王学明与栾熙路在一起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石,你给谁拿着杯子呢?”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这株松柏,生长在颐和园的一块巨型太湖石上,充分展示了其顽强的生命力。我们也要向它学习。
        十连战友安昉留影。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高淑敏:“听说我们家那位在十连跟你关系不错”
            张宏: “是的,我们平时无话不说,你在十连与车吉成搞对象,也是我批准的。”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太湖石上不老松   万古长青留美名》
           “杯子不会是给张春芳拿的吧?当年慈禧太后进园子,李莲英就这样给老佛爷端着杯子的”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同学加战友   一生是朋友》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想起刚才吃饭的事,张宏埋怨张干事:”咱俩还是老同学那,吃饭咋不叫上我阿?!“
           张干事:”对不起,战友们凑到一起,总想着争吃争喝的事,当时早把你给忘了。
                         这也许是一种条件反射,或者是陋习难改吧“
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戏说《鞋取缘春梦》(综合)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郭建生与十连战友在一起。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受宠若惊的郭建生拄着金拐杖,美不胜收。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石加磅五朵金花》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 “谁在里面进香呢?”
            “  刘慧呗,我们在外面等,别打扰她”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我们出来沾沾聚宝盆的仙气”
           刘慧:“这哪是什么聚宝盆呀,这是当年老佛爷进香前必须要在这个铜缸里洗个澡,表示虔诚的意境, 叫做 沐浴焚香池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安一听是女人用的洗澡盆,立刻走开了。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高淑敏:“我真想把这铜碗拿回家去”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那也把我捎上
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戏说《鞋取缘春梦》(综合)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石说:“我要是李莲英,当年身边这些皇妃、格格们进香前都得是我服侍她们在此缸中沐浴的”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谁是刚沐浴完出来的?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石:“老佛爷不在了,我下去试试吧”   《十连汽锅鸡》
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戏说《鞋取缘春梦》(综合)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金盆沐浴  乐在其中》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七个仙女抱金盆》
           刘慧: “这个小李子,不像是太监,应该验验货,别是个冒牌的”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美女环绕  石鸡晕菜》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浴缸独秀》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焚香炉前猜牌匾
         我猜后面的柱子上写的应该是:沐浴常焚香   低度金蝌暖》 
            古人将铜浴缸中温水沐浴的美女比作金蝌蚪,真是恰如其分。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二班长带领大家继续游览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落在后面的王迎新决定,还是加快脚步跟上二班长走吧。
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戏说《鞋取缘春梦》(综合)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为住在颐和园里的慈禧太后看戏方便,专门修建的大戏楼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三层戏台可同时演戏《金碧辉煌 好戏连台》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演出正式开始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宫廷舞蹈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宫女拜寿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赏花去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洁白如玉  繁花似锦》的玉兰花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游园春梦  魂不守舍》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真像当年的林道静。 《道静赏花》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大家闺秀》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小桥 流水 人家,战友 情谊 无价》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王学明:“咱们找个地方歇歇脚”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紫藤架下话当年》
       老安:“听说王迎新与二班长在连里有段鲜为人知的佳话”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司令:“你们俩听说过他们的事吗?”  
          “没有,他们两个在连里都是出了名的老实人”。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刘慧:“我好像知道点你们的事”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二班长心底坦荡地说:“现在我们班副班长侯万芳也在这儿,说说吧,我在连里到底有啥事?”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苏丹问张宏:“你了解二班长吗?”
           “我们曾经住一屋,是个好人啊,没听说他有什么艳遇呀”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刘慧说:“当年你和王迎新可曾有个一段鞋缘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二班长:什么缘?”
         刘慧:“听说当年你偷过人家王迎新的鞋穿”。张春芳:“看他俩的脚大小还真差不多,这事靠谱”
         栾熙路:“这可是天大的绯闻,我得听听”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游园春梦 鞋缘趣谈》
         
       刘慧说:“话说当年连队发军垦服装,二班长领到一双42号的解放胶鞋,穿着有点小,于是去找司务长马长明想换一双大一号的。马长明回答,没有这么大的了!。二班长不信,就在他屋里翻起来,还真在窗台上找到一双崭新的43号解放胶鞋。马长明不让他动,说是专门给女战士留的。二班长心中不悦,暗想那个女战友的脚有这么大,狠狠瞪了司务长一眼就要摔门而去。”
        二班长插话:“这段说得没错,真是这样”
        刘慧又说:“马长明一看二班长要走,心想这小子看来是不服气呀,回头再闹出什么事来,于是就找人叫来了王迎新,让王迎新当着二班长的面脱掉鞋子,穿上那双43码崭新的解放胶鞋。这双鞋穿在王迎新脚上不大不小不肥不瘦正合适,二班长见状只得垂头丧气地走了,临出门时又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王迎新脚上穿得那双大号胶鞋。”  
        王迎新此时问二班长:“你还记得有这事吗?”答曰:”记得”
        刘慧接着说:“二班长自从穿上那双小鞋后,总觉得不是滋味,心想‘就一双大号鞋,怎么也应该让我俩坐在一起商量一下呀,到底给谁穿?!不行就一人一只(因为人的脚都是一只大一只小,正好赶上我左脚大她左脚小呢)哪怕是一三五我穿、二四六归她呢,也轮不上你马长明为我们做主呀’。从此以后,耿耿于怀的二班长每每到食堂打饭或路过猪圈时,总免不了寻找王迎新的身影,每当见到王迎新时,就十分注意她的脚下,看她是不是还在穿着那双解放胶鞋。随着时光的流逝,二班长脚上的那双胶鞋日渐破旧,有的地方还露出了脚趾。尽管如此,二班长也不舍得丢掉它,反而变得更加珍惜了,因为它寄托着二班长的一个心愿,千方百计地也要用它换回属于自己的那双大号的胶鞋。以后二班长连干活时都舍不得穿它,只有到食堂打饭或去猪圈旁转悠时才穿上。特别是每到星期日休息时,食堂外边总能看到二班长高大魁梧的身影,穿着那双解放胶鞋在周围溜达。为此二班长还特地穿着那双胶鞋在食堂门前照了一张相。“(有照片为证)
         当年的二班副老五十”插话说“:“好像有这么回事。”
         刘慧接着道:“二班长穿着那双破旧的胶鞋四处转悠的事,最终让当时在饲养班喂猪的王迎新知道了,这个心地善良的姑娘心想:男人干活多,整天东跑西颠的费鞋,阴山下又都是砂石地。再说一个班长穿着露着脚趾的鞋让人家看了多不体面呀,好在自己那双鞋也只穿过一次,还是让给二班长穿吧。于是就精心地将自己的胶鞋洗干净并晾干后准备送给二班长。不过,如何通知二班长却是个问题,最后到底给她想出了个好主意,将鞋放在营区外猪圈的棚顶上,然后在纸上画了张猪圈地形图,还特别注明了那双胶鞋的位置,写了一个大大的字准备找机会递给二班长。但她提醒自己一定要在纸条送出去后再放鞋,不然说不定哪个坏小子路过这里就给顺走了(当年在连队,战友们的鞋常常被人拿走给老乡换鸡蛋吃了)。天随人愿,这天晚上夜深人静之时,正好赶上连队有一只母猪要下小猪,王迎新只好独自在猪圈守候,孤零零的只有一盏马灯和待产的母猪在陪伴着她。忽然外面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紧随着一条黑影随即在猪圈外闪过。王迎新的心一下提了起来,这么晚了还有谁来这里呀,寻思不是有人到伙房偷馒头,就是去约会的。于是小声问了一声:‘谁呀?’那条黑影还真说话:我!王迎新一看是二班长,这才把悬着的心放下了。多么好的机会呀,可惜鞋没有带在身边,回去取吧猪圈这里又离不了人。再说一个姑娘家主动给男生送东西,她还是大姑娘坐轿头一回,真要碰上二班长说‘不要’,以后让她在连里还怎么做人呀,前思后想还是递纸条好,反正上面又没写什么(那时男女生之间还不好意思多说话)。匆忙间王迎新将画好的纸条捏成团,丢了过去。二班长十分会意弯下腰捡起纸团,二话没说扭身一溜烟地跑回宿舍(本来王迎新还要说点什么,但已经来不及了)。二班长跑回班里,凑到昏暗的油灯下,掏出纸团刚想看,不想身后有人说话 吓了他一跳‘这么晚了不睡觉干嘛去了?’,说话的是二班副老五十(因为岁数大觉少)。二班长赶紧说‘没事,晚上跑肚,刚去了趟厕所’。搪塞过去老五十后,打开纸团一看内容顿时喜出望外,一年多的愿望终于得以实现了,那双令他朝思暮想的大号解放鞋就要穿到自己脚上,想到这些,兴奋的一宿没睡,真想趁着夜色回到猪圈抱住王迎新亲一下,以表示对她送鞋的一份感激之情。第二天,二班长按图索引地找到了王迎新放在猪圈的那双鞋,怕别人看见马上揣在怀里。回到宿舍,班里的战友都干活去了,他掏出那双解放胶鞋亲了又亲啃了又啃,激动得好几天没有睡好觉。(后来还是明白事理见多识广的班副老五十劝了他一句:‘不就是取回一双胶鞋吗,又不是取回个老婆,至于这样吧?’才算让他回过神来)。来而不往非礼也,随后二班长也画了一张图,为了显示自己有文化,还专门在字典上找了一个繁体字写上,团成个纸团怀着忐忑的心情,找机会扔给了王迎新。王迎新打开一看,上面也画了个猪圈,只是棚顶上的字没了,放鞋的位置上却写了个大大的字----。”
                                                          
                                                             下图:当年穿着解放胶鞋的二班长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刘慧在绘声绘色的讲故事  旁边人都听傻了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二班长闻之大呼“冤案”。王迎新也摆手说自己从没有给二班长递过什么纸条,送过什么胶鞋。
          老五十(侯万芳)看着二班长的脚:“我都九十多了,怎么也回忆不起来身边的这位老搭档,当年的倒霉蛋,会遇上这种好事,实在不可能!”。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二班长说:当年我和王迎新的脚是一边大,但我领了双小号的鞋一直穿到现在,把脚的骨拐都给穿出来了,  而今什么鞋还都不能穿了。
         不瞒战友们说,当年的那双解放胶鞋我还保存至今,虽说四十多年过去了,那双胶鞋也已经破旧不堪,但我始终没舍得丢掉它,甚至有时候还会拿出来穿一穿,毕竟是个念想之物,毕竟它承载了我在兵团度过的九年多的蹉跎岁月和酸甜苦辣,算是对我那段难忘的人生经历的一个见证吧。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两个老战友,同穿一码鞋》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实拍二班长带骨拐的一双丑陋残疾的脚,另一双是养猪妹的一双细腻白净的脚,虽然没有可比性,但却一边大。
   
  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戏说《鞋取缘春梦》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戏说《鞋取缘春梦》(综合)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二班长至今保存的那双解放鞋。
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戏说《鞋取缘春梦》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再次穿上解放鞋  历历往事在心间》
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戏说《鞋取缘春梦》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刘慧:”王迎新,当年你要真给二班长递了纸条,到现在你们俩在一起的话,穿鞋都比别人省,买一样号码的鞋就行,
           出门都不怕穿错鞋“。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范:“怪不得老龚一来颐和园就爱逛谐趣园呢,正好迎合了当年他们两个人写在纸条上的字,一个写字,一个写字,
           加在一起就是鞋取缘,正好反映了当年你们的那段鞋事。
           二班长:”完啦,弄假成真了,洗也洗不清了,不过虚构故事的情节还算完美,倒也能够反映出兵团战友当年的
           生活和恋情, 遗憾的是在真实的兵团生活中我却始终没赶上过这种好事“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二班长对王迎新说:“别在意啊,老战友们在一起也就图个乐呵,都这岁数了,爱咋咋地,干脆咱们两个战友加鞋友在一起留个影,也算弥补一下当年的感情缺失吧。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猜牌匾上的字为:《相依胜境  结构灵光》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我在十连算白干  找个机会补缺憾》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我们都是当官的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一仆二主》    领导是人民的公仆嘛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旧地重游》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战友情深》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二高相会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没来的也算,《形影不离》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连二班的正副班长在一起留影《当年搭档》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四十多年前的二班副班长侯万芳(爱称:老五十)在十连留影。
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戏说《鞋取缘春梦》(综合)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战友王学明与郭建生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二班副班长侯万芳与王学明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板公的风采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战友安昉夫妇。”老石,这个灯泡算白当“。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石的追求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生活无限好  谁说近黄昏》
戏说十连战友颐和园踏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评论这张
 
阅读(796)| 评论(7)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