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十连战友的家

我们都爱这个家

 
 
 

日志

 
 
关于我

曾为知识青年,大漠阴山兵团,历尽艰辛坎坷,追忆感慨万千,网上常见战友,夕阳激情无限,祝君健康长寿,好人一生平安。

回忆我和我的十班姐妹  

2014-01-18 09:26: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下图:十连地处阴山脚下的西大滩
2014年01月18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连十班的姐妹们
2014年01月18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回忆我和我的十班姐妹

陈秋飓

 

我的眼前放着一张当年十连十班的集体照,我们全班十二名战友,有五名来自北京,三名来自浙江,两名来自保定,还有济南、天津的各一名,算是名副其实的“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的特别快乐和特别能战斗的班集体。那一年,我们全班战友的平均年龄只有十七岁。

照片左一就是班长罗绮兰,别看她个子小,却是个精明能干的带头人。她平日里不苟言笑,始终保持着班长的尊严,白天在劳动和生活中处处起模范带头作用,干活总是不声不响,埋头苦干。晚上还要组织全班进行“天天读”,传达连里的指示,带领大家学习,召开班务会“狠斗私字一闪念”。为此当年她深得连队领导的信任和赏识,在十六个战斗班的班长中脱颖而出,是十连唯一一个集党员、支委、班长于一身的女战士,也是在十连扎根最久的班长之一(一九七七年才返城回京)。

后面挨着班长的吴丽丽,下一个侧着脑袋俏皮地微笑着的就是我,再下面依次是杨爱兰、张爱东、王桂兰、苑爱国、陈盛梅、俞维莎、张国新、孟繁华、张秀红等。张秀红是个回民战友,一米七的高个子,白皙的皮肤,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梁,外号大鼻子,是我们班最漂亮的姑娘。苑爱国,长胳臂长腿,人称刀郎(螳螂),是个擅长跳舞的战士,每逢节假日,连队只要组织演出,她都会给大家来上段独舞。有一次,她在宿舍的炕上跳芭蕾,把炕都给踩塌了。我们班还有个特点,班长罗绮兰和副班长杨爱兰的身高都不到一米六,而张秀红、孟繁华、苑爱国、俞维莎和我,在班里都显得身高马大的,每逢全连在操场上列队集合时,正副班长必须一前一后地排在各班队伍的两头,我们班的队形,明显地呈现出中间高两头低的弓背形。我们这十几个十七、八岁的女战士,平时摸爬滚打在一起,生活在一起,除了繁重的体力劳动外,还有的就是姑娘们永无休止的叽叽喳喳和嘻嘻哈哈了,在那个率真本色的年代里,艰难困苦的战斗生活锻炼了我们的意志,凝聚了我们亲如姐妹的情感,倒也苦中有乐,其乐融融。

        一九六九年的初冬,我们连分别从团部和沙金套海两地集中搬到阴山脚下。新建的营区里,七排整齐宿舍的中间是个大操场,操场的后面是礼堂和厨房。记得那年冬天我们主要的任务就是进山打柴。寒冬腊月,冒着零下二十多度滴水成冰的气温,大家都穿着兵团发的厚厚的棉衣棉裤,腰上系着捆柴用的背包带,头上带着狗皮帽子,手上戴着棉手套,一样的穿戴不到眼前你根本分不出男女来。每天各班排的战友们把打好的柴火用背包带捆好,背下山来,交给炊事班烧火做饭以解决连队的“燃煤之急”。

        阴山山脉绵延数百里,山的表面裸露着黑褐色的岩石,是典型的风化岩,只是在山沟里长着不多的树木。我们打柴主要是捡拾一些枯树枝,刚开始的那段时间,走进营房后面的大山沟里,不远就能很容易地拾到被山水冲刷下来的柴火,日久天长,山口附近的柴火已被我们扫荡一空,为了完成任务,大家只得顺着山沟越走越远,越爬越高了。记得有一次,我们班进山后走了很远的路,在一处陌生的沟岔里,大家挑选着长有山树的沟坡,开始分散地往上爬。原始的野山渺无人烟,当然也就没有路,因为坡陡,手上找不到牢靠的抓手,脚下也没有可以踏实的地方,大家战战兢兢艰难地攀登着,不约而同地感觉自己的双腿一直在打哆嗦。爬着爬着,突然在我们不远的上方传来阵阵“砰!砰!”的巨大轰鸣声,原来是潘宗仁连长正在搬起一块块大石头猛砸一颗长在悬崖边上的枯树。石头一块又一块地带着呼啸的响声飞过我们的头顶,顺着身边的陡坡轰轰隆隆地滚落到山沟里,把我们吓得尖叫着四处躲藏,腿软的已经就地卧倒,双手抱头,听天由命了,班长罗绮兰当即带着我们大声喊叫着:“下面还有人哪!别扔石头啦!---”。此时连长的位置在高处,坡很陡,根本看不见我们,听到喊声后他才放下了手中的石头,赶忙跑下来。还好,那天我们几个命大,连长的大石头没有命中我们的脑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当时连长还批评我们不该跑这么远的山路来打柴,我们辩解说,山沟附近已无柴可打了,不走远点就完不成任务。那时候,司务长马长明在礼堂后面放了台磅秤,每天要给打柴回来的战友们称份量,看谁完成任务好,年轻气盛的兵团战士谁甘心落后。我们浙江的朱宝英,是个干活不要命的女战士,她曾经从山里扛回来一根百十多斤重的枯树,这在当时都超过了她本人的体重了。

说起进山砍柴的年月,最难忘的还是饥饿和寒冷。隆冬季节,山里的温度很低,刮过来的山风就像刀子一样割人的皮肤。那些天,我每天进山,打好柴捆,背在背后,两只手虽说带了棉手套,可因为气温太低,柴捆勒得太紧,回连后血脉不通的手肿的像馒头似得。那年月,得冻疮的人很多,肿胀的冻疮消肿后,会流水感染,几个月不好,有些战友至今手上还留下当年得冻疮的疤痕。伴随着寒冷的还有饥饿,每天早上吃过早饭后我们进山背柴,不到中午就饥肠辘辘了,但柴没打好是绝对不能回去的,当我们打好柴再背回连队,往往已是下午两三点钟了,饥饿的肠胃经过不断地鸣叫抗议后,终于不再有反应,我们已经饿过劲了。回连后,通常是两个窝头一碗白菜汤,菜汤里有时还带着一股煤油的味道。一九六九年的冬天,我们连还没有通电,驻地又在山下,感觉天黑的特别早,炊事班每天都是提着马灯在做饭,马灯放在灶头,难免煤油会漏进锅中的饭菜里。

         说过了艰苦的砍柴经历,回忆一段有趣的事吧。每年的六七月份是内蒙最美最好的季节,万物复苏,田野一片葱绿,连红柳都开花了,开得是一种粉紫色的花,可好看了(说它好看是因为除了红柳花外,似乎我们也就见不到其它开花的植物了)。这个季节会下几场雨,雨后的空气里透着清新和湿润,沁人肺腑。

我们连靠近国防公路的地方,有一大片湿地,每年春夏交接的季节,会有一些候鸟在那里飞来飞去。一个星期天,我班战友们商量好,上那片湿地里去玩。一路上,大家打打闹闹,蹦蹦跳跳地很快就到了目的地。不知谁眼尖,老远就看见有一只野鸭藏在红柳丛中,大家全都屏心静气地趴下,慢慢地爬过去。那只鸭子一直拿眼睛瞄着我们却始终没有飞,说时迟那时快,平时胆最小的陈盛梅一下扑过去抱住了那只野鸭,大家忙跑过去一看,那只鸭子的肚子下还有六只鸭蛋呢。原来我们逮住的是一只正在趴窝的鸭妈妈,真是母爱无边啊,要不是鸭妈妈舍不得它的鸭宝宝,我们怎么可能那么轻而易举地逮住它呢?!

       在那个艰难困苦的年代,由于极度缺少蔬菜和营养,我的嘴唇裂开了一个个小口子,几个月都不愈合,稍一张嘴就会渗出血珠来。为了改善生活,经班长同意,这只野鸭最后被战友们七手八脚地宰杀了,和它的六个鸭蛋一起给我们打了“牙祭”,那时候大家还没有“环保”意识,那只可怜又可敬的野鸭,是我们这辈子尝到的最香最美的野味了。


下图:十班战友陈秋飓

2014年01月18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二十年后重返故乡
2014年01月18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陈秋飓与十班班长罗绮兰
2014年01月18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连北京战友会会长、连长陈秋飓
2014年01月18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班北京籍回民战友“大鼻子”张秀红
2014年01月18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班战友张秀红与她的战友们
2014年01月18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张秀红近照
回忆我和我的十班姐妹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班浙江籍战友,当年敢捉鸭子的“丑小鸭”陈盛梅
2014年01月18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如今变成了“金凤凰”
2014年01月18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这可真是《女大十八变  六十更好看》
2014年01月18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回忆我和我的十班姐妹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班北京战友,酷爱舞蹈的“大刀螂”苑爱国

2014年01月18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手擎连旗的苑爱国
回忆我和我的十班姐妹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班战友左起苑爱国、俞维莎、桂德秀、罗绮兰、孟繁华在阴山脚下
2014年01月18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班战友俞维莎与班长罗绮兰亲切交谈
2014年01月18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俞维莎近照
2014年01月18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班战友桂德秀(右一)与多金英合影
2014年01月18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班战友桂德秀、俞维莎与连首长们合影
2014年01月18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班战友左起罗绮兰、桂德秀、杨爱兰、俞维莎、张秀红、苑爱国在湿地
2014年01月18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永远快乐的十班姐妹们
2014年01月18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姐妹的情,战友的爱,顺着小河淌
2014年01月18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姐妹情缘深似海
2014年01月18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班姐妹在团部
2014年01月18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班四姐妹
回忆我和我的十班姐妹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英姿勃发的十连浙江籍女战友,铁姑娘--朱宝英
2014年01月18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铁姑娘不减当年勇》   “我还要潇洒走一回,再挑它一百二十斤给战友们看看!”
2014年01月18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班保定籍战友张爱东近照
回忆我和我的十班姐妹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连保定女战友聚会中的十班战友张爱东(左一)、吴丽丽(左四)、崔小芳(后中)
2014年01月18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湿地风光》
2014年01月18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一窝鸭蛋》
2014年01月18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沐浴阳光》
2014年01月18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春江水暖》
2014年01月18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食在天涯》
2014年01月18日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评论这张
 
阅读(400)| 评论(6)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