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十连战友的家

我们都爱这个家

 
 
 

日志

 
 
关于我

曾为知识青年,大漠阴山兵团,历尽艰辛坎坷,追忆感慨万千,网上常见战友,夕阳激情无限,祝君健康长寿,好人一生平安。

十连有只大公鸡  

2014-04-29 21:00: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鸡年到了,鸡年大吉!为了给战友们增加点生活乐趣,想起三年前我曾经写过一篇有关鸡娃的文章,刊登在十连战友之家的网页上,现在重新翻出来略加修改,供战友们欣赏,以图一乐。祝战友们鸡年新春快乐,家庭幸福,万事如意,健康长寿!

                                            二班长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有只大公鸡

    每年的415日,是我和其他北京第一批知青战友赴内蒙兵团的纪念日。回想当年在兵团,在十连的日子,真可谓:“有过多少往事,仿佛就在昨天”。这里,我给战友们讲述一件有关鸡娃的故事。

    19694月,我所在的四团十连刚刚组建,全连不足五十人(五个现役军人、十五个复转老兵,二十八个北京知青),部队先是驻扎在杭锦后旗沙金套海公社的一个小学校里。不久,因团里基建任务重,我连一部(两个男生班,一个女生班)奉命调往团部。当时团部尚未建成,连队驻扎在团部预留地北面的一处沙窝里。没有房子住,大家只能住进用荆条芭子糊上泥搭成的简陋窝棚。记得当时男女战友们分住在两个窝棚里,还有一个小窝棚就是连部。伙房在窝棚的西北面(上风口),也是用泥巴荆条糊的;厕所在东南面(下风口),只用几块荆条芭子围挡起来,这就是营区的全部建筑了。在“蓝天做帐地做床”的屯垦戍边岁月里,住窝棚的日子是最艰苦的。盛夏,窝棚里闷热难耐,外面又蚊虫叮咬;刮风地铺上一层沙,下雨被褥上全是泥。劳动一天下来,大家又累又饿,吃完晚饭就钻进窝棚不想动了。当时连队生活也比较枯燥,只是后来由俞成奎副连长带着大家在窝棚附近的一块空地上竖起了一根木杆,上面绑了个土篮子做篮筐,才使战友们有了块打篮球的场所和娱乐活动。

那时候我们每天的工作就是乘团部机运连的汽车去陕坝、临河、巴盟等地拉粮食、水泥、木材、钢筋等各种物资。机运连的司机都是清一色的复转军人,这些老兵政治素质和业务技能都很过硬。他们即当司机又当领队,我们外出执行任务都听他们的指挥。尤其令人佩服的是,他们外出开车时,在雾气较大,道路极差的情况下可以打开车门探出身体,一只脚踏在踏板上,一只手扶着车门;另外一只脚踏在油门上,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开车,就像电影里铁道游击队员扒火车的样子。他们在汽车上捆绑货物也有一套娴熟的技巧,无论什么货,都不会半途遗撒。我想,现在的货运司机是绝对做不到的。复转军人是兵团初建的骨干,为了照顾他们的生活,团首长允许部分有技术的复转军人率先带来了家属,安排了突击盖好的两栋宿舍。

一次,我们班跟车回来,从机运连往连队驻地走时,我落在了队伍后面。走着走着,忽然在机运连家属宿舍的房头下,发现了一只老母鸡带着十几只可爱的鸡娃在墙荫下乘凉。小鸡娃各个毛茸茸圆鼓鼓的,样子十分可爱。我立刻停下脚步驻足观赏,不想,鸡妈妈看见我站在那里惊恐地带头往家跑去,后面跟着一群仓皇奔逃的鸡娃。说时迟那时快,我一伸手将跑在后面的一只鸡娃捉住,兴高采烈地带回了连队。

     回连后直接去了伙房,见到当时的一个老兵炊事员周进忠和女知青炊事员华平。我把捧在手里的小鸡放在了地上,失去母亲和伙伴的鸡娃,惊恐地缩着头,啾啾地叫着,显得十分可怜。老周见了厉声问我:“哪儿来的?”我心虚地回答:“捡的”,“哪儿捡的?”“路上”。此时华平看见小鸡可怜又好玩,马上拿来一小把糜子米放到了鸡娃跟前。看见吃的,鸡娃立刻瞪着两只圆圆的小眼睛,头也不抬地开始啄食起来。老周一看,不知是起了怜悯之心呢,还是有意照顾女兵的情绪,语气和缓地说了句“先放这儿吧”就忙其他去了。从此,炊事班里又多了一名小成员---鸡娃。

自从有了鸡娃,连队生活似乎多了一份灵气和生机。我和战友们出工回来,只要到炊事班打水打饭,都要看看鸡娃。没几天功夫,鸡娃在炊事班混熟了,它和炊事员一样,整天围着锅台转,为的是要吃的。连队的伙房四面透风,门也关不严,鸡娃可以随意出入。一到开饭时间,战友们按班围成一圈就地蹲着吃饭,鸡娃也会准时出现围着各班转。这个掰点窝头,那个丢块菜叶,不一会儿它就吃了个肚歪,一不留神还会在你放在地上的饭盒里喝上口刷锅水做的汤。那时候,连队没有其它动物,只有鸡娃,因此,它竟成为当时全连惟一的宠物,谁没事时都愿逗它玩儿。不久,它练就了一副谁都不怕,哪儿都敢去的“鸡大胆”。有时战友们去二里地外团部的砖厂拉水,或是去附近干活儿,招呼一声它都跟着,直到与大家一起回营。后来,团里给连队分来一头专门拉水的小毛驴;司务长马长明又从陕坝镇买回来一头黑猪,这才改变了鸡娃在连队的“独子”地位。可能是出于嫉妒的原因,鸡娃对新来的伙伴们很不友好,经常明目张胆地到驴槽或猪槽里刨食吃,气得两个大伙伴常常把槽盆给拱翻了。鸡娃一见闯了祸,就迈着方步大摇大摆地走开了,而那两个可怜的家伙,一会儿就遭到了炊事员的好一通打骂。

随着时间的斗转星移,鸡娃在不经意间渐渐长大了,身上褪去了绒毛、白毛,慢慢披上了一件五彩斑斓的锦袍;头顶上一道浅浅的肉棱,也越发红润起来,膨胀起来,最终成了它“雄霸”连队的“顶戴花翎”。7月,骄阳似火,在高温下辛勤劳动了一天的战友们,趁着黎明的凉爽正在酣睡中,突然,窝棚外面传来一阵“喀、喀!”的怪声,夜深人静的听起来挺瘆人。怪声吵醒了好多战友,大家窃窃私语地猜测着声音的起源,却没有一个愿意离开地铺,出去查看究竟。过了好一阵怪声不响了,大家刚想蒙头再睡,连长就吹响了起床的哨音。早饭时,大家又议论起了晨曦中的那阵怪声,夜里站最后一班岗的张长林插话道:“那是鸡娃在练嗓子,它要打鸣儿啦!”从那儿以后,鸡娃每天对着出升的太阳;迎着黎明的曙光;甚至于顶着满天的星斗,一天不落地吊开了嗓子。时间一天比一天早;声音一天比一天大;音调一天比一天高。终于有一天,我在站岗时看见它功成名就地正式登上了连队的舞台,在伙房门前一口底朝天的大缸上“引吭高歌”起来。此情此景,让我想起了毛主席的一句诗文:“一唱雄鸡天下白!”。

自从鸡娃会打鸣后,连队里真可谓:“有人欢喜有人愁”啊。连首长们喜出望外,因为当时连队还没有司号员,一切活动都由连首长或值班班长(复转军人担任)吹哨,特别是早晨的起床哨,连部需提前将一只马蹄表上好闹铃,第二天早上由连首长听到闹铃后再出去吹哨起床。自从鸡娃会打鸣后,连部就不用上闹铃了;炊事员早起做饭也不用司务长挨个去叫了,可大多数知青战友们却抱怨起鸡娃来。我曾问过老班长秦金生:“鸡娃打鸣怎么没谱啊?天不亮就开始了,一会儿叫一次,搅得让人心烦睡不好觉。”老秦是个复转军人,家在河北农村。他说:公鸡每天早晨打鸣可不止一次,农村就有“鸡叫三遍”的俗语。我一听,还真有点后悔带鸡娃来连队了。

一天,天刚蒙蒙亮鸡娃就叫开了。出门解手的龚国亮一进窝棚就骂道:“这只周扒皮,活的不耐烦了!”话音刚落,同班一个外号叫“周扒皮”的战友周启星,睡眼朦胧的从地铺上抬起头厉声喝道:“你骂谁呢!?”国亮立刻满脸堆笑地对小周说:“没说你,骂鸡呢,是鸡扒皮!”没想到,他的话一出口,秦班长就立刻对他吼起来:“龚国亮,说话不许带脏字!”战友们开始一愣,待回过味来后都被国亮的话逗得开怀大笑起来。国亮先是挨了班长的批评,又被战友们一番嘲笑,委屈地小声嘟囔着:“话都不能说了,我还不如只鸡呢!”。

内蒙的蚊虫相当厉害,特别是夏天的蚊子,个大、嘴长、刺硬,傍晚穿条单裤,绝对给你叮透了。那时候团里放露天电影,战友们都得全副武装,穿上双层衣裤,戴上帽子、围脖,或是把毛巾围在脖子和脚踝上,否则蚊子咬得你根本就坐不住。一天晚上,由于天气闷热,蚊子太多了。连首长让大家抱来许多干芦苇,在营区里点了几堆烟火熏蚊子。浓烟熏得鸡娃无处藏身,只得跑去和拴在伙房后面的小毛驴睡在了一起,因为那里是上风口,烟熏不到。第二天天亮后,战友们准备套驴车去拉水时才发现,毛驴的身上被蚊子叮咬得布满了一个个核桃大小的包,就像故宫城门上的铜门钉。小毛驴痛苦的全身抖动着,而鸡娃却若无其事地在毛驴身旁的草料里刨食吃。

6月至8月,由于浙江、保定知青的相继到来,连队扩大到一百三十余人,即使两地分住,原来的窝棚也挤不下了。这时团部部分营房已经封顶,团首长决定让我们连暂时搬入两栋没来得及上门窗玻璃的新房里暂住,鸡娃跟着炊事班也一起搬了家。9月,十连设在阴山脚下的七栋营房和一座礼堂(食堂)基本完工了(雇用当地民工盖的)。当北京第二批八十四位知青到连后不久,全连战友从沙金套海和团部两地分别打起背包走着迁入了十连的新营区。炊事班除了锅碗瓢盆和粮食等辎重装车搬运外,连里养的那头黑猪也是一路走到新驻地的,当然还有鸡娃。据连部卫生员肖小军后来回忆说:搬家那天,炊事班的老周,一边赶着黑猪,一边招呼着鸡娃,慢悠悠地向阴山脚下走去,十八里路用了六、七个小时,到达连队时已经是下午四点钟了。一路上,老周摇着根红柳枝赶着黑猪在前面走,鸡娃东一头西一下地到处乱窜,不是去追四脚蛇,就是去啄食地上的大蚂蚁。一看老周走远了,就咕咕地叫着张着翅膀连飞带跑地在公路上追赶,跑累了居然还跳到黑猪背上骑着它走上一段。

全连集中后,连队生活开始走上正轨。当时连部新任命的司号员陈盛杰,每天都在阴山脚下“嘟嘟”地练习吹军号,连首长还是以“鸡鸣为号”,提前起床后再到操场上吹哨集合出操。现在想来,当年全连上下还真是“闻鸡起舞”,起床、出操、唱歌、吃饭、上工、训练,一派紧张繁忙而又热闹的军旅生活至今难以忘怀。那时候,鸡娃是连队最勤快,最负责的战友之一,它知恩图报,一天不落地忠于职守,早晨打起鸣来特别卖力。许是借助了大阴山的回音吧,它的声音高昂洪亮,在广阔的荒原上传得很远很远。

后来,因为我所在的一排宿舍在营区的前列,离炊事班较远,也就逐渐忽视了对鸡娃的关注。不过有一次我却清楚地记得,我们二班战友阮宝英从食堂打饭回来,嘴里嘟嘟囔囔地骂着什么。我问他怎么了,他半真半假地说:“我打饭刚出食堂大门,就碰上鸡娃了。” 我说:“那你就给它口吃的吧。”“它那儿是来要吃的啊?!”小阮笑着说:“上次我逗它时踢了它一脚,今天是找我报仇来了。见了我就跳起来狠命地啄,我端着饭盆,根本跑不快,也躲不开,你们看看!”说着伸出了右腿,只见洗的发白的军裤下面,尽是血点子。他撩开裤腿再看,小腿上被鸡娃啄破了好几处,有的伤口还在渗血,我赶忙打发他去医务室上药。小阮临出门时还嘟囔呢:“这是什么鸡呀?!分明是只披着鸡皮的恶鬼!”听了他的话,我暗自发笑:“这个鸡娃,不但晓得知恩图报,还学会了有仇必报呀。看来兵团生活不但锻炼了人,也锻炼了鸡!”。

鸡娃和我们朝夕相伴地一起生活了两年,后来它在大家的视野中突然消失了。我原以为鸡娃不知是被连里的哪个“饿死鬼”给吃了。直到四十多年后的一次战友聚会,大家提到鸡娃的下落时,肖小军才告诉我说:“我曾亲眼看见它淹死在食堂旁边的污水井里,也许是一失足跌进去的。”战友们都为鸡娃的不幸遇难而惋惜。有人却说:“也许鸡娃是患了抑郁症,自杀了!”大伙儿不解地问为什么?“那还用说吗?!当年二班长应该给它再找只母鸡就好了,这样它不但不会寻死,也许咱们连现存的残垣断壁遗址上,还能见到鸡娃繁衍的后代呢!”。

虽说是句笑谈,但我听得出战友们闻之响起的笑声里,隐隐暗含着几分追忆青春往事的酸楚与苦涩----

                                                                                                      

                                          二班长 写于2014年4月29日

                                                 修改2017年2月


下图:这张照片是华平提供的,由于年代久远,影像有些模糊,但毕竟留住了当年那段真实的历史。照片后排左起就是北京第一批战友华平和沈耀增(现定居美国),前排右一是咱连老兵周进忠(已故),另一个也是老兵,但我想不起是谁了,他们四个当时可能都是十连炊事班的。照片后面的背景就是当时十连建在沙窝里的伙房。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左起为十连北京第一批战友禾锦屏、华平、沈耀增。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从小喜爱大公鸡,结伴十连筑友谊,四十年前同患难,至今难忘老兄弟。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二班长和鸡娃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范文兴和鸡娃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鸡妈妈与小鸡娃》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母爱》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可爱的鸡娃》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二班长在工棚门前留影。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鸡娃崛起》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六点打鸣》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神圣职责》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半夜鸡叫》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美丽的鸡娃》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 《雄霸十连》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坚守》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伴侣》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啄食》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警觉》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搏斗》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巡视》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当年老周赶着《鸡娃和黑猪》两家子去十连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爱抚》 “四十多年没见了,你还守在这里呢!”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考古》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当年为了守卫这片鸡形的热土,兵团战友们曾满怀豪情地付出了自己的宝贵青春与年华。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注:本文借助鸡娃的故事,反映了十连初建时的一些真实情况。感谢战友八一三为此文精心配制的图片,比较形象地再现了当年鸡娃的风采,也使大家能够直观地回忆起四十五年前那段难以忘却的经历。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二班长还乡记》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向十连致敬》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守卫十连》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当年你们班住这屋”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进去看看”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我住里屋”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土炕还在”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连遗址》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与十连饲养员在一起》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与十连卫生员在一起》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与十连班长们在一起》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美丽十连的田园梦》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有只大公鸡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评论这张
 
阅读(811)| 评论(9)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