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十连战友的家

我们都爱这个家

 
 
 

日志

 
 
关于我

曾为知识青年,大漠阴山兵团,历尽艰辛坎坷,追忆感慨万千,网上常见战友,夕阳激情无限,祝君健康长寿,好人一生平安。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完成篇)  

2014-05-09 19:21: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月十五日北京第一批战友赴内蒙兵团四十五周年纪念活动时,有许多战友因为种种原因未能参加。今天应未参加活动的部分战友要求,十连再次相聚解放军报社,继续举行纪念活动。
      
下图:猜猜看,有哪些战友上次未能参加纪念活动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整理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四月十五日参加纪念活动的十连战友集体照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整理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在十连连旗上签到的北京战友杨少英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整理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二班长,连旗怎么传你手里了?”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整理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这哪是传我手里了,这是陈连长为了给自己减负增效(她又上班了)布置给我的光荣任务,要求我要人在旗在!  负责签到和保管。十连的书籍画册也都在我那里。每次战友聚会,我都要提前查清谁还没有签过到、领过书,并且事先准备好了带到聚会场地来。我现在就是个十连的义务保管员”。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整理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先到的女战友们在促膝谈心:“上次聚会你没来?”   “这回补上也不晚,多组织几回不更好吗?!”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整理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董啊,你也退休了,以后要多参加咱连的活动。当年你是咱连的炊事班长,解决战友们的吃饭问题是连队的头等大事,今天战友们组织的聚会,还是以吃喝为主要形式,希望你能继续担负起炊事班长的职责,帮助大家吃好喝好,还要环保!”
新战友归队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最佳组合》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整理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美不胜收》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整理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再来一张》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整理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整理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兵团好战友   一生是朋友》
               肖小军与蔡静、杨少英三位战友的父辈是同事,曾在同一个单位工作。他们三个小时候曾同住一个机关大院,同在一个幼儿班,同上一所小学,同上一所中学,同在一个连队,最后又采取同一种方式参军当了兵,他们的人生轨迹如此的相同,真可谓是相伴一生的好朋友。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整理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杨少英在十连(后排中间)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完成篇)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李黎清热情地在为战友们拍照留念。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整理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连战友  青春永驻》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整理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九班姐妹  菩提仙女》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整理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拾遗补缺 》
新战友归队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 绝不落空》
新战友归队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二班长和女兵们在一起》
新战友归队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四十多年了,你的模样没有变”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整理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相互交流》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整理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快乐老汉》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整理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黑白密谋》
              “老姚,最近身体怎样?” ,  “还算稳定”  。 “我的心脑血管也有问题,正在吃中药调理”。
             “还说呢,当年都是占了你当炊事班长的光,吃得我现在都按了六个支架了”
             “那是你自己太贪了,没占着便宜就像吃了亏似得,总想多吃多占。现在得少吃荤的多吃素了”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整理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不行,我得去问问刘慧,今天有肉吃吗?”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整理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苦口婆心》
            “老姚,别再吃肥肉了,否则你还得再支几个!”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整理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陋习难改》
            “反正也这样了,现在是吃一口少一口喽”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整理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生死度外》
                老姚对老石说:“我不吃肉,心里发慌”
                三位女士在商量:“要不再加两个荤菜”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整理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借题发挥》
            “战友聚会,怎能没有肉吃。在家我就吃不上荤腥,今天不吃就算白来了”
             女士们:“那就加个东坡肉和烧肥肠,腻死他们!”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整理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和尚吃肉  无法无天》
            “你们看,一说有肉吃,老姚脸上乐开了花”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整理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终于上菜了!”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整理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战友啊请你干一杯》
 下图:战友们共同举杯,为兵团四十五年的战斗友谊,为战友们的重逢、健康,干杯!祝福!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整理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迫不及待》
下图:刘慧:“这里倒得是什么酒?还真香!”    苏丹:“这是肖小军带来的茅台特供酒”
            老姚一听,连衣服都来不及脱掉就举杯痛饮。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整理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闪光瞬间》
 下图:九班长禾锦屏急忙拿起相机拍下了老同学、老战友的开心时刻。
新战友归队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能吃是福》
                 苏丹:“  阿慧,看你壮实的,都没腰了,还是少吃点吧”。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完成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挑肥拣瘦》
         老丁:“阿芳,看你苗条的,都打晃了,还是多吃点吧”。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完成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娓娓道来》
下图:二班长说:“趁着今天战友们聚会的高兴劲儿,我给大家讲个《探亲归来》的故事,以祝酒兴”
新战友归队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洗耳恭听》
新战友归队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想当年在兵团时,由于生活艰苦,物质匮乏,十连的男战友们养成了一个良好的习惯,那就是吃喝不分你我,什么手段均可。只要是有战友探家归来,大家都会聚集在操场上恭候迎接。不是迎接探家的战友,而是迎接战友们随身带回的手提包。一进连队,在战友们分外热情的簇拥下你的手提包立刻不翼而飞,待到转回你手里时,包内的东西早被翻得乱七八糟了,里面的所有吃食也已荡然无存,甚至连手提包的锁头、拉链也全部拽坏了。-----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整理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鉴于这一传统的历史经验,有一年我探家返程,在北京一战友家落脚。为了应对回连时的囧迫,上街买了许多比较便宜的礼品,如:两条一块九一条的阿尔巴尼亚香烟、三斤杂拌糖、两瓶臭豆腐和一瓶桃罐头等----。
新战友归队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二班长提起当年的往事,勾起了战友们的苦涩回忆。只有老姚还在埋头苦干。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整理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回到战友家后,我先把买来的那瓶桃罐头吃了。再将杂拌糖倒在桌子上,挑出里面所有的奶糖进行了粗加工,剥皮留瓤后将奶糖块另外装在一个小塑料袋里塞入了随身带的挎包,外面裹着自己的一件旧毛衣。
新战友归队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王立新对阿丁说:“不就几斤糖块吗,置于藏得这么严密吗?!”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整理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二班长接着说:“问题是一回到连队,你藏也藏不住的,必须采取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做法才能躲过一劫。我先将奶糖剥下的糖纸抹平,再从战友家窗台上拿来两条灯塔牌的肥皂,按照奶糖块大小切成条块形状,边切边用筷子夹起小肥皂块放到吃剩的那瓶桃罐头里沾一下里面的糖水,拿出来放到毛巾上晾干,最后再用糖纸一块块包好,混在杂拌糖中。---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整理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姚:“这叫偷梁换柱,蒙骗过关,这招儿我在连队时常用”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整理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回到连队后我的手提包也和其他战友们的包裹命运一样,瞬间就不见了,好在为了手提包能够完璧归赵,我已经不上锁了。一群饿狼们打开我的手提包后,往炕上一倒,来了个底朝天,然后就蜂拥而上地胡乱抢开了。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整理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特别是那几斤杂拌糖,大家都去抢奶糖吃,战友们那种吃相真是囫囵吞枣,胡吃海塞,一块接一块地剥开糖纸就往嘴里填。由于肥皂糖的外表裹了层糖水,咋一吃还有糖味,越吃越苦,越吃越涩,不一会儿一个个就像螃蟹似得满嘴吐起了泡沫。我们班的梁振原,吃完我的肥皂糖后整整一星期,吃什么饭都是肥皂味,天天都在叫苦不迭----。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整理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笑声不止》
下图:战友们听后一个个开怀大笑。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整理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筷子不停》
下图:老姚在笑声中继续吃个没完。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完成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搬弄是非》
 下图:刘慧对肖小军说:“小军,二班长只说了肥皂糖的去处,真正的奶糖给你吃了吗?”
                                             “好像没吃过”
            杨少英说: “你还对我说和二班长是最好的朋友,在连队时把我给你的东西都分给他吃了,结果人家连块奶糖                都没给你吃,看来你是交友不慎,误入歧途啊”
新战友归队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怒发冲冠》
            肖小军闻风而动,拍案而起:“说得对啊!这也太不公平了!”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完成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强烈谴责》
                “二班长,当年在连队,你我是朋友,我有好东西都能与你分享,你却瞒着我吃独食,这也太不够朋友了”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完成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据理力争》
               “小军,咱们说的那些事都不能抛开当时的历史和环境。你在兵团的那两年里,有杨少英这样的发小女战友不断的支持和接济,可谓吃喝不愁。我在兵团是独自孤军奋战了六年多,饱尝了酸甜苦辣。我多分你点东西吃也是应该的”。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完成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青梅竹马》
       杨少英:“我们两家是世交,我和小军两岁就在一起玩儿,可谓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当年我和肖小军一起去了兵团,我母亲有病,家里没人,都是小军他姐姐帮助做饭照顾。红灯记里有句台词说得好,有堵墙是两家,拆了墙就是一家人。所以我给小军寄些吃的,也很正常。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完成篇)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一袋炒面情谊深》
           蔡静:“杨少英,当年你托陈医生给小军带的炒面,最后还被二班长给偷吃了”
                         “没都吃了,后来被他发现了又给要回去了”。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完成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关爱有加》
            杨少英:  “ 小军,记得当年我给你的包裹里可不止是炒面,还有其他东西呢”
                               “是的,一样不少,我都收到了”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完成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奋起反击》
    肖小军立刻回应:“二班长,你以为就你有心眼,自己吃独食。告诉你吧,当年杨少英的包裹里还有一大块肘子肉,你就没吃着吧?!”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完成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垂直打击》
         二班长闻之,差点没背过气去。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完成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目不斜视》
       在战友们的一片笑声中,老姚的眼睛就没离开过盘子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完成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欢聚一堂》
新战友归队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其乐融融》
新战友归队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见机行事,老石发难》
        老石:“众位老战友,我有一件事,今天想给大家说说,就是关于当年我在十连当水利员时的级别问题-----”。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完成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生常谈,置若罔闻》
          战友们一听,立刻脸上都没了笑容。“这个老石,真应该去看心理医生了,别理他!”
新战友归队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苦口婆心,理解万岁》
            二班长:“老石,不是已经恢复你正班级水利员的待遇了吗?!怎么又纠缠起这事来了。”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完成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官运不通 ,一波三折》
         “不是我要纠缠这事,事实上确实对我存在不公之处。四十五年前我在学校就被指定为去兵团的知青排长,负责带队工作,到连队的当天就给抹了。在沙金套海被连里任命过六班长一职,结果一到阴山脚下又给免职了”。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完成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得寸进尺,步步为营》
         “后来,我又当了连队的水利员,每天负责给各排排长们安排生产任务。这样看来,我这个水利员,仅仅是个正班级恐怕还不够,怎么着也得是个排级水利员才公平合理呢”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完成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漏网之鱼,侥幸逃脱》
               禾锦屏问丁兆祥:“听说老石是你们学校的,当年他在学校的表现怎样?曾经是当过带队排长吗?”
               “当没当过排长我记不清了,好像俞连长曾指派过他负点责任,主要是在火车站和火车上帮助战友们看行李和发吃的。至于说他在学校的表现,连他自己都承认,要不是去了建设兵团,早让北京的警察给送进炮儿局了(专门关押流氓的监狱)”。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完成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劣迹斑斑,怨声载道》
           战友们议论纷纷:   “这样的人怎么能够当排长呢,当年在连队时连班长都给撤销了”。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完成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跑官要官,不择手段》
       “要不是他几次三番地贿赂女战友,极力拉选票,这会儿连个班长级也没戏啊”。       “老石,知足吧。”
新战友归队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给条出路  聊慰平生》
      二班长:“我给老石的一生总结为三迷,少年时是玩迷,属于痴迷不悟,浪迹社会的小玩闹;青年时是色迷,属于风情万种,广交女友的公子哥;老年时是官迷,属于自命清高,幻想着权倾天下的老小孩。鉴于老石晚年一贯热衷于十连战友们的联谊活动,并且目前已经重病在身,需要战友们的安抚和慰藉,我建议可以有条件地满足他梦寐以求的欲望和诉求,给他个一官半职的也未尝不可”。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完成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 保留意见  爱咋咋地》
         阿丁:“咱们吃咱们的,不管他们!”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完成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同情弱者  友情为重》
          刘指导: “我们同意二班长的建议,根据老石的表现和付出可以考虑有条件地满足他的欲望”
          卫生员:“老石,只要你为战友们多做好事,多干实事,你水利员的职级可以上不封顶!”
新战友归队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制定标准   考量职级》
 
       二班长:“今天聚会,老石给大家买了个大西瓜----”
       卫生员: “西瓜不行,你要是请大家在五星级酒店里吃顿西餐,大家就给你个副排级!”
       水利员:“等小静从海外归来时,我一定请大家吃顿西餐!”
 
新战友归队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完成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快乐的十连人》
新战友归队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编辑   :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整理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摄影  :   四十五年再聚首  欢迎归队老战友(整理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2014年5月9日晚                    

 
 
   

  评论这张
 
阅读(718)| 评论(4)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