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十连战友的家

我们都爱这个家

 
 
 

日志

 
 
关于我

曾为知识青年,大漠阴山兵团,历尽艰辛坎坷,追忆感慨万千,网上常见战友,夕阳激情无限,祝君健康长寿,好人一生平安。

网易考拉推荐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完全篇)  

2017-01-17 17:33: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
       在各地战友们的欢声笑语中,我们迎来了2017年的新春佳节。时光荏苒,岁月蹉跎,转眼我们都已步入人生的晚年。回首往事,历程曲折,悲喜交加,一路上留给我们的是太多太多的深刻轨迹和印象。虽然当年的那些人和事已经时过境迁,但我们毕竟年轻过,我们毕竟经历过,更重要的是我们曾经在一起生活战斗过,为此,铸就了我们之间相伴一生的深厚情感与友谊。
       十连战友们,让我们永远珍惜这份情感和友谊吧!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2017年1月16日,部分北京战友再次相聚军报餐厅,喜迎新春佳节。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一、重逢
下图:在刘慧的热情张罗下,战友们纷纷来到解放军报社餐厅参加聚会活动。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自从09年四团四十周年庆典后,刘淑芳战友首次参加十连的聚会活动。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方辉明、刘慧与刘淑芳合影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孙建国(大棒子)问石瑞平(石鸡):“怎么累成这样?”  
             “现在不是当孙子了吗!昨晚爷爷闹腾一宿,没睡好觉!今天能来就不错了!”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刘慧(指导)提前给大家买来了食品!车吉成(车子)问:“今天有酒喝吗?”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苑爱国(刀郎)对车子说:“喝酒干嘛?!喝茶就行了!”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车子对刀郎说:“记得当年在十连时,你的酒量挺大的,今天咱俩好好喝两盅!俗话说,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嘛!”
                                        “听谁说的我能喝酒?”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车子对孙建国说:“大棒子知道,当年你是连队的上士,最有发言权!”
             “女战友里谁最能喝酒,我还真不知道!”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马车班长老方说:“大棒子就知道刘凤琴能喝,其他女战友知道也不敢说呀!”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谁说我吶?!”                    “啊呦,听见啦!真对不起!”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刘凤琴:“再说我们家老孙,小心我捶你!”
             李黎清随即抓拍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二班长走进餐厅和大家打招呼:“战友们早啊!”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方道:“你怎么这么晚才来啊?有人想见你,等半天了!”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刘慧:“是啊!这位女战友你第一次见吧?!还能叫出人家的名字吗?”
             老龚: “好像是叫刘桂芳。”      
             刘慧:  “错了,她叫刘淑芳!刘桂芳是保定女战友。”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还有一个刘兰芳是说书的!”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二班长说:“那我得和刘淑芳合个影,加深一下印象!”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栾熙璐璐璐)说:“你们俩坐这儿照吧!”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二班长和刘淑芳,四十多年没见面的老战友在一起合影留念。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邝也来参加聚会,他把林萍独自留在了家里。看他笑得多开心啊!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邝一来就与大脚(王迎新)私下切磋交谈。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九班长禾锦屏正在迎接老战友华平。
             余维莎在给战友们展示她小孙子的照片。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好可爱的小宝宝!”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孩子不到一岁,还好带!再大一些就栓人了!”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高华问苑爱国,是否着急当奶奶了,她可以帮忙介绍给领养一个。结果被刀郎一口谢绝了!
             “别! 我现在活得挺自在,就不麻烦你了!”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余维莎指着高华对刀郎说:“是她着急相当奶奶了,故意拿你说事!”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三姐妹在一起合影!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高华说:“只要我们身体健康快乐,一天比一天过得好就行,其他什么都不重要!”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快乐的十连女战友们!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愿十连女战友们永远年轻!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肖丽英、栾熙璐与九班长禾锦屏在一起。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战友们,你们好。我们提前给你们拜个早年,祝大家节日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侯万芳“老五十”)带着孙子来到聚会现场和大家见面:“不带他来,我就来不了了!”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孙子和爷爷》     “二班自有后来人!”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张秀红大鼻子)不顾路途远,身体弱,带着小外孙也赶来参加聚会活动。安昉、李黎清夫妇俩开车接她们来的。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尽享天伦之乐的兵团战友们。
               璐璐和大鼻子问:   “老五十的孙子怎么都这么大了?是不是他早婚早育的结果!”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听我爷爷说当年在兵团你们都叫他老五十,这么算下来他今年都快一百岁了!我应该是他晚婚、晚育的结果才对!”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李黎清问:“老车,高淑敏咋没来?”                 “在家看孩子呢!”
                                “看来兵团战友们都已担当起新一轮的生活重任,真可谓任重而道远啊!”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大鼻子的小外孙上手就去抓瓜子!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大鼻子对小外孙喊道:“傻孩子,洗手了吗?!没洗手不准吃东西!”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大鼻子一声吼,吓得在座的大人孩子全都傻了眼!特别是她的小外孙吓得缩着脖子还真不敢动手了!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范:“老五十的孙子可比老五十聪明多了,快过来,爷爷和你照张相!”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太小了,放大些!”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范也想过一把当爷爷的瘾。小孙子斜眼看他:“我爷爷今年都快一百岁了!这位爷爷怎么这么年轻啊?!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有孙子才叫范爷!”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有孙子才真叫棒!”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有孙子才能喜悦!”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大鼻子说:“我正在享受着两种人生乐趣,一种是养孙子的天伦之乐,一种是养宠物的生活情趣。不过养宠物可比养孙子累多了!”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从浙江来北京帮助儿子带孙子的周少华也抽空来到聚会现场和战友们见面。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他和大家一一打招呼。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石鸡问:“少华,你看孩子的感觉怎样?”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少华答:“每天虽然累点,但很开心!为孙子服务,心甘情愿!”
             大棒子:“你真行!好好表现,将来给我们传授点经验!”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范问车子:“你看孩子有什么好经验?”
                        车子答:“我的经验就是撒手不管!”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范又问老方,老方答:“我还没有资格介绍经验呢!”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那你得抓紧学习啊!”
             “我抓紧管什么用,主动权又不在我这里!”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想当“孙子”的爷爷们!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没孙子愁,有孙子也愁,愁来愁去愁白了头!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健康幸福的孙子们!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孙子”给爷爷拍照!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洗头:李黎清问多多:“你有孙子了吗?”                   “目前还没有!”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打算什么时间要啊?”                       “我打算-----”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凭什么我打算呀?!差一点又中了你们的套!”           高华说:“还是早点抱孙子好!”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刘凤琴问高华:“一旦有了孙子后,你打算怎么办?”
                                        "我可以出钱不出力!放下架子让别人受累去吧!”
                                          “原来你只想坐享其成,不想担当付出啊!”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大棒子和周少华私下里继续切磋看孩子的技艺:“看孙子除了费力,费钱吗?”
              大鼻子问刘淑芳:“这几年在家干什么吶?”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周少华答:“怎么不费钱?!现在的孩子都很金贵,不像我们的儿童年代,什么都能凑合。目前我们老两口的工资全都搭进去了,而且还是自觉自愿的无私奉献!”
             刘淑芳答:“还不是和你一样在家里看孩子吶!”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大棒子说:“看来一旦有了孙子,做老人的就得倾其所有,全力以赴,不遗余力,死而后已了!”
            大鼻子说:“你身体好,看孩子不费力!我肉厚身沉的,又体弱多病,看孩子实在费力!好在孩子大点了,送幼儿园就好多了!”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二、合影

 下图:蔡静与高华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高华与苑爱国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孙建国与肖丽英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肖丽英与刘慧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余维莎与刘凤琴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栾熙璐与刘凤琴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余维莎与苑爱国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禾锦屏与苑爱国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肖丽英、刘凤琴与余维莎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肖丽英、栾熙璐、刘凤琴与刘慧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石鸡与女战友们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九班长禾锦屏与她的战友们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余维莎、禾锦屏与肖丽英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余维莎、栾熙璐与九班长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高华、余维莎与刘凤琴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刘淑芳、刘凤琴、多金英与刘慧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多金英、王迎新、刘慧与李黎清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华平:“想当年咱们几个是十连第一批战友吧?!今天机会难得,还是一起合个影吧!”
           石鸡:“我赞成!”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四十八年前同一列火车赴内蒙兵团的十连六战友。

            龚喜跃、车吉成、禾锦屏、华平、方辉明、石瑞平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连最佳摄影师李黎清招呼大家:“十连的女战友们也一起照一张!苑爱国,把脸露出来!”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孙玉秋:“李黎清,你也一起吧!”    “我先给你们照一张!”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多金英、余维莎、刘淑芳、苑爱国、刘凤琴、张秀红、孙玉秋、高华、王迎新、刘慧
报社聚会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    二班长主动要求给女战友们照相,以弥补当年在连队里对女战友们的亏欠之情。
                 孙玉秋说:“一看你就不专业,肯定有的战友把脸给挡住了!”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多多说:“没关系,只要大家在一起快乐就行!”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余维莎说:“那咱们也得留个全身全影啊!再照一张!”
报社聚会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哎!这张还算凑合,干什么也得是务业有专攻啊!”
报社聚会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再来一张男女战友集体照!   王春和!”      “茄子啊!”
报社聚会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还是十连的专业摄影师李黎清照的好!无遮无拦,全都露脸了!”
报社聚会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三、聚餐
      下图:刘    慧:“我看人来的差不多了。”
                 二班长:“那就让大家上桌吧,咱们连的老规矩是吃饭不等人!”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余维莎:“老石,你怎么坐这儿啦?”
                            “我就喜欢和女战友们坐在一起吃饭!那样心情愉快食欲好!”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大鼻子说:“老石,男士们都坐在那边呢,你还是过去的好!”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方说:“石鸡就喜欢往女人堆里钻,这是几十年的老毛病了,根本改不了!现在他若真坐我们这边,我们反倒不自在了!还是让他坐那儿吧!”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周少华问老方:“坐在石鸡身边的女战友是谁?”      “她是原九班战友多金英!”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石鸡与多多(多金英)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战友们陆续各就各位。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刘慧:“二班长,把大脚安排在你身边还满意吧?”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我在兵团养成个毛病,一·到吃饭时可就想不起照顾别人了啊!”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谁让你照顾她了,我是让她好好照顾你呀!”   
             “那可太好了,谢谢啊!”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龚喜跃与王迎新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摄影师,这张照片就别公开了!”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范:”刘慧,你怎么挤我这儿了?“ 
                        ”实在没地方了,你就凑合一下,咱俩坐一起吧!“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大家得为我作证啊!是她要和我挤一条凳子的!李黎清,你得给我们照一张!“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小秋对蔡静说:”现在挤一条凳子坐怕什么!只要不挤一条裤子穿就行!“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刘慧对大家说:“没关系,老范是个练家,身体素质好,只要我不坐他腿上就行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余维莎:“你让老范坐你腿上啊!”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李黎清对大鼻子说:“张秀红,你怎么先喝起来了,也不管孙子!”
            苑爱国对余维莎说:“别说人家了,老石还不冲你才坐在那边儿的嘛?!在他心目中你就是排行老九!”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二班长说:“是啊!今天前八位都没来,就你到场了。俗话说的好,老九不能走啊!”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大棒子问老邝:“为什么说余是老九?”     “大概说老石在兵团心目中曾有过九个恋人,余排老九!”
                                       "前八都有谁?”      "这我可说不清,你还是去问他吧!“”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余维莎激动地说:“当老九可以,不走也行,可他无论如何也得有所表示啊!”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快过年了!我这个老九也不能白当,怎么着也得给个大红包吧!”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连的男战友们都在看石鸡的笑话,老方说:“谁叫他坐在女人堆里的,活该!”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石!快拿钱啊!不然我可掏兜了!”     “我没带钱!”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我才不信呢,让我翻翻,看你兜里带钱了吗?!”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还真有钱啊!快拿出来吧!”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我看看那边还有嘛!”      “别往这儿掏啊!这儿不是裤兜!”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               “好险啊!差一点就露馅了!”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石鸡趁机抓住了维莎的手,阻止了她的暴力行为!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二班长说:“石鸡!让女战友搜身属于正常!你要是搜女战友的身那就属于流氓!再有,咱连有前车之鉴,牛二的钱就是缝在裤衩上的裤兜里的,所以人家搜查的方向和位置没有错!”    
                              
           石鸡: “你这纯属是落井下是在鼓励杀取卵啊!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男战友们一致赞同二班长的观点!同意余维莎继续搜石鸡的身!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石鸡紧紧抓住维莎的手不放,维莎紧紧抓住石鸡的钱不放!
报社聚会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二人一度陷入僵持阶段,引来战友们的一片欢笑声!李黎清趁机抓拍下这段珍贵的镜头!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我点点有多少钱!”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够咱们今天的饭钱了!”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我把钱放在这儿了,吃完饭拿它去结账啊!”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报社聚会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你是老九,人家给你的,你不留点。”
            “我才不要呢,这么点钱就给我打发了,门都没有!我得看看他给前八多少,才能给他开价呢!”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刘凤琴对老邝说:“他们这么闹腾是不是有点出格?在公共场合我和老孙从来是形同陌路,都不敢坐在一起!”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那是你太保守了,咱们现在都这般年纪了,又是老战友,我认为怎么样都不为过,不说不笑不热闹嘛!”
            “怎么没见你们家的林妹妹啊?”
            “她今天有事,我来代表她了!”   “不会是你为了自己快活,不让她来吧?!”    “哪能呢!”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此时包间里已经高朋满座,欢聚一堂!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二班长代表战友们作就餐演说:“本来这个演说应该是老姚的专利,不想他因身体欠佳而未能出席这次聚会活动,所以由我代为致辞!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今天是2017年新春佳节即将到来之前,十连战友们来此欢聚一堂,我很高兴,大家也很高兴!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我们就应该高高兴兴地,快快乐乐地,健健康康地安度我们的晚年!我们大家能够在一起的日子是聚一次少一次了,我希望大家今后无论在什么范围,无论在什么时间,只要有可能,战友们尽量结伴而行,去逛逛公园也好,去逛逛商店也好,去旅游观光也好,去聚餐吃饭也好-----,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总而言之,只要大家在一起做什么事情都快乐,因为战友们之间的感情在这儿呢,它比什么都金贵!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我就感觉到和战友们在一起时,心里特别高兴,心情特别舒畅,心态特别放松。
报社聚会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在单位就没有这种感受,一进机关大门,神经就得绷紧,同事之间,工作当中,为人处事,大都是得端着,谨言慎行,谨小慎微,不能越雷池一步。否则就有可能出错,违纪,犯法,就可能葬送自己的前程!
报社聚会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和战友们在一起,就没有这些心里负担,可以放下架子,放开胆量,放松警惕,想说什么说什么,想干什么干什么,随心所欲。什么事情都有两面性,人也一样,这就是一分为二,就是辩证法!当然越轨的事,犯法的事还是不能做。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让我们大家共同举杯,为我们的友谊长存,为我们的晚年幸福,为战友们及其家人新春快乐,健康长寿,万事如意,干杯!”
报社聚会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干杯!“
报社聚会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再干杯!”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现在开始就餐,大家一起动筷子!”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这要是在兵团,过年过节吃饭还致什么词啊,早就开吃了!”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车吉成不管不顾地端起酒壶,独自畅饮起来“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刘慧对他说:“车子,怎么一个人喝开了,也不敬战友们一杯!”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二班长说: “是啊,你不是要和刀郎对酒当歌吗?怎么给忘了!”
                                 “看来我真得过去一趟了!”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车吉成:“余维莎,我先与你喝一个,敬你一杯!”
                             “二班长,不对呀,不是让他和刀郎对酒当歌吗?怎么冲我来啦?”
报社聚会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我先敬你,是为了要感谢你!”
报社聚会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感谢我什么?咱俩往日无交,近日无情的?”      
             “瞧你说的,咱们交情深了!首先咱们是患难与共的老战友,这份情感就很深对吧!”   
             “这话不假!”
报社聚会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 “另外在连队时我就特别关注你!”
              “这句是胡说呢吧!”  
              “怎么是胡说呢,在我心目中你怎么也得排在前三位啊!”
报社聚会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    “老石!听见了吗?!谁像你啊,都排第九了,还好意思对我说!下回见面别叫我老九,我丢不起这个人!”   
                   
报社聚会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范说:“余维莎,都晋升前三了还不与老车再喝一个,这回要喝白的!”
              “二班长,他让我喝白酒,我可是开车来的,回头你让老范开车送我和刀郎回家吧!”
报社聚会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二班长说:“我可没说让你喝酒啊!我是让车子与刀郎对酒当歌,结果老车过去故意挑拨你和石鸡的关系,把你排在了前三位,这里可没我什么事啊!”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完全篇)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余维莎:“你这么一说我才明白,原来车子是拿我打岔啊,感情她是来和苑爱国干杯呀!”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此时车吉成和苑爱国已经开始推杯换盏了。
             余维莎: “看来这个家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啊!”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我看你比老石好不了多少,也是个大忽悠!”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我可是真心实意地过来敬你酒的!想和你喝几盅,谁想你今天开车来的!”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余维莎:“这样吧,车吉成敬我的酒今天让刀郎替我喝了!”
             刀郎说:“我替姐姐喝了这一杯!”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车吉成:“这就对啦!下次我请你吃大餐,咱俩单独再喝,而且要喝交杯酒!”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谁跟你喝交杯酒啊!刚才还忽悠我说什么早就进前三呢!”
            “这句话可是真心的,不信我喝酒为誓!”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五十说:“我先把他录下来,下次好以此为证!”
            老方对车子说:“你就是个老酒鬼,还没怎么喝呢就醉啦!嘴里还有实话吗?!”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完全篇)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车信誓旦旦地对余维莎说:“放心!我说的话绝对算数!”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完全篇)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周少华给老车又斟满了酒。老方对车吉成说:“今天你算露脸了,回头请人家吃大餐时我得陪你去!”
             “干嘛?”  
            “保护你啊!怕你喝不过人家,钻了桌子没人管了!”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肖丽英与高华担心的问余维莎:
                       “会喝白酒吗?” 
                       ” 你们把那个吗字去掉!”
                       “真会喝啊?!”   
                       “别看我平时不喝酒,可哪次喝酒也没醉过!我去医院检查过,医生说我是天生的酒精体质,不管什么样的酒都能对付!”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三位女士听了余维莎的话,心中有了底:“那就好办了,车子,等着瞧!”
报社聚会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大棒子问老邝:“知道车吉成能喝多少酒?”     “没与他喝过,知道他会喝,可也没见他醉过!”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咱们还是看看老车现在的表现吧!”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完全篇)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这时的老车正和少华比划着说:“我自己能喝两瓶高度二锅头!”
            方辉明暗想:“完了,这牛吹的,一看就多了!看来下次我还真得和他一起去了!”
            二班长说:“酒话一出口,就知有没有。还想吃大餐呢,喝大酒都够呛了!”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完全篇)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少华问老车:“你到底能喝多少酒?”     “两瓶啊!”
                                     “今天喝了多少?”             “两瓶啊!”
                                     “今天一共就上了一瓶白酒,你自己就喝了两瓶?!”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完全篇)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男士们一听:“完了,要是真请人家吃大餐,老车非被人给灌趴下不可!”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方辉明对余维莎说:“过了节你们听消息吧!到时候我陪他一起去!”
                                                “你不会也想蹭大餐吧!”
                                                “那当然了,有吃有喝的谁不去啊?!”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最后,以战友们的集体照结束这篇日志!
            顺祝祖国各地的兵团战友们节日快乐,健康长寿!
 迎鸡年,战友再聚首!喜相逢,晚年多快乐!(待续)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注: (照片里的故事,不是也是是也不是。就是为了图个乐呵,千万别往心里去!)
 
  
                                                                                    摄影:李黎清、侯万芳、禾锦屏、范文兴等
                                                                                    整理:二班长
                                                                                    解说:二班长
                                                                                                                            2017年1月25日


 
 
 
 
 

  评论这张
 
阅读(3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