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十连战友的家

我们都爱这个家

 
 
 

日志

 
 
关于我

曾为知识青年,大漠阴山兵团,历尽艰辛坎坷,追忆感慨万千,网上常见战友,夕阳激情无限,祝君健康长寿,好人一生平安。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凤凰牌自行车  

2017-07-01 07:36: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凤凰牌自行车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作者当年在杭州孤山公园留影) 


我的凤凰牌自行车

         ---回忆我在浙江兵团的一段往事(二)

          

19758月,我由内蒙兵团调入浙江兵团一师农科所后,几乎每个星期六下午一放假,就和其他战友们一样乘公交车回杭州。战友们是回家看望自己的父母家人,我是去父母老战友家过周末,星期天晚饭后或星期一大清早再乘公交车返回农科所。

从杭州火车站到乔司镇师部农科所,大约三十余华里,经过乔司的公交车只有一路,是从杭州至余杭县(临平镇)的。那时候没有高速,出了杭州城,只有一条与钱塘江几乎平行的柏油马路叫杭海路(杭州市至海宁县)经过乔司,且路面最宽处可容三辆汽车并排行驶吧。兵团在临平设有三个工业团,其中相当一部分是杭州知青,而我们师的杭州知青也有几千人。一到礼拜六下午放假,对兵团战士来说最大的困难是乘公交车。一辆大通道车,从临平总站发车时就挤上了一百多人,绝大部分是回杭州的兵团战士(好在临平通火车,一部分战友可乘火车回城,但火车票贵)。乔司镇是中途站,兵团战士又多,挤不上车是常有的事,而且长途车往往到乔司镇后,司机一看路边站满了黑压压一片兵团战士,即刻马不停蹄地加大油门甩站通过。有下车的乘客也是开出很远一段距离后再开门放人。情急之下许多战友,就在杭海公路上强行拦车,凡是拉货的卡车一律截停,随后就蜂拥而上。有些司机开始不肯拉人,兵团战士们与其争执不下,也不放行,最后还是司机屈从兵团人的“意志”,让大家上了车。不过司机里也有“宁死不屈”的,我曾看到一辆施工用的自卸卡车(空车),上面挤满了兵团战士,司机把翻斗都高高地竖了起来,男女战友们宁可人挨人地挤成一堆也不下车,估计最后那位司机还得拉人开车。

我回杭州遇到人多挤不上车时,采取的“策略”不是往前走一站,就是往后走一站。长途车的站与站之间距离很大,这段路走起来费时又费力,经常回杭州已是晚上七八点鈡了。到了叔叔阿姨家看到他们很晚还给我留饭、热饭,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兵团战士要想回家便利,最好的交替工具就是骑自行车。一到周末放假时,杭海公路上随处可见一波波骑行的兵团队伍。农科所近五分之一的战友有自行车,从单位到杭州骑快了也就一个半小时左右,非常方便。但那时买辆自行车要150多元,许多家庭负担不起,而且当年物资紧缺,买辆自行车需凭票供应。

(下面是当年一张凤凰牌自行车票)

我的凤凰牌自行车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来到浙江兵团后,给我的感觉是农科所的战友之间相处的大都十分和谐,特别是周末下午放假时,许多有车的男士会用自行车驮带着与其相邻或要好的女战友一同回家。但有车的女士们却从不带人,因为她们骑得大都是26型坤车,经不起负重,且女人又比较在意。放假后,只见许多姑娘们一手夹着包裹,一手搂着男士的腰,侧身坐在自行车行李架上,有说有笑地向步行的战友们打着招呼,前呼后拥地,一伙一伙地离开农科所回家的场景,至今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不想,没过多久,我也加入了他们的行列。

197610月,粉碎“四人帮”后父亲的“问题”得到初步解决,并且补发了被扣的工资。这一“喜讯”使我萌生了买辆自行车的念头。于是,一方面写信求助家里给些资助,另一方面找父亲的老战友帮忙搞票。终于有一天,在杭州市商委工作的刘叔叔托人传来消息,说自行车票搞到了,让我礼拜天去他家一趟。当时我一听喜出望外,礼拜天到刘叔叔家时他已经帮我把车买好了,是辆28型半链套凤凰牌自行车。从那以后,这辆自行车就伴随在我身边,从兵团回杭州,再也不用担心挤不上公交车了。

不久,又一个在省外办工作的叔叔也为我搞到一张自行车票,那是辆28型永久牌全链套锰钢自行车,车铃一按都会转动,这种车当年在自行车王国中算得上是佼佼者。为了不浪费指标,我给家住无锡火箭炮部队当兵的表哥写信告知,他很快回信表示愿意买下这辆“豪车”。自行车买到后,我着实下了翻功夫用稻草绳或破布条将其包裹严实,送火车站托运,自己也随本列火车一起经上海到了无锡。下车后取出托运的自行车,当即拆掉包装,发现只有尾灯被碰碎了,其它尚好。于是从无锡火车站骑着自行车一路打听着来到表哥的部队宿舍。表哥、表嫂全家见我亲自送车上门,万分高兴,当晚做了许多好吃的热情款待我。他的许多战友邻居知道了消息,纷纷来家参观这一稀罕物,表哥一脸的自豪感,不厌其烦地向来人介绍和演示自行车的各种性能与特点,可见当年物资匮乏到何种地步了(注:现在社会进步真快,不但各种电动车、汽车早已进入寻常百姓家,就连最普通的自行车,也发展到满街皆是,随处“共享”的历史阶段,这是我们生活在那个年代里绝对想象不到的!)。

我买车后同样引来了农科所众战友羡慕的目光。到了礼拜六下午,我和所里有车一族的战友们结伴骑车回杭州,路过乔司公交车站时,看到一些兵团战士们还在翘首倚望地等着公交车,心里不觉轻松了许多,于是脚下生风一路疾行,一个多小时就进了杭州城。

后来,我带着这辆自行车离开了兵团,离开了杭州,它伴我一起回到了北京,历经风雨地为我和我们家服务了近四十年,直到现在还在单位的车棚里放着,虽已无用,但始终没舍得丢掉它。

 

                                 二班长龚喜跃

                  2017623

     

(下图是一辆老式凤凰牌自行车)


 我的凤凰牌自行车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