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十连战友的家

我们都爱这个家

 
 
 

日志

 
 
关于我

曾为知识青年,大漠阴山兵团,历尽艰辛坎坷,追忆感慨万千,网上常见战友,夕阳激情无限,祝君健康长寿,好人一生平安。

网易考拉推荐

十连战友西行记  

2017-08-23 12:57: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连战友西行记


        2017年8月上旬,北京、济南的十几位战友,相约从不同城市,不同时间,向着同一个方向、地点,开始了一次极有意义的西行记,那就是回内蒙兵团再次探访十连遗址。
       这次回内蒙的十几位战友中大部分是第一次重返第二故乡的,也有曾多次回去过的,在那片土地上,承载过多少战友魂牵梦绕的青春热血与情感友谊,以至于四十多年后战友们仍旧不顾年老体弱,家务缠身,一波波地向西而去,去寻找当年的足迹和热土,去追忆当初的感觉与梦境。
        
        下面我将这次西行战友们发至群里的部分照片整理上网公布。

下图:8月10日,济南战友张大美、孙晓荣一起接待由潍坊赶来的十二班长李春荣,张大美邀请李春荣一块坐火车回内蒙兵团。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这次回内蒙兵团的济南战友有潘润生、张大美、李春荣、魏玉秋四人,另外魏玉秋的老伴徐先生将陪同一起西行
火车到北京后还有北京战友张国禧及张大美的表弟张兴国一起登车赶往包头集合点。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同日,北京战友范文兴、刘慧、张春芳、栾熙璐、肖丽英、崔秀林六战友及老崔的保姆一同乘汽车赶往包头,与济南战友们在包头集合。这是老范开车途经卓资山服务区休息。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战友们在服务区里就餐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8月11日各路人马聚会包头,一起参观成吉思汗大营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原十连战友,当兵后转业在包头的王炳山夫妇闻讯后专门设宴款待西行的战友们。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王炳山说他从兵团当兵后就再也没有离开内蒙。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我们知道每年战友们重返第二故乡,只要找到你的都受到过你的热情款待”。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我毕竟是从十连参军的,怎么能忘了当年的老战友们呢?!”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济南战友魏玉秋夫妇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北京战友肖丽英与范文兴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当年王炳山在十连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伴儿,我认识你之前就和他们在一起生活战斗的。”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一日为战友,一生是朋友!”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我祝这次重返第二故乡的战友们旅途快乐,身体健康!”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战友们纷纷举杯
十连战友西行记(初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张国禧:“我代表在座的十连战友们祝王炳山夫妇健康快乐!”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举杯同庆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希望你们俩抽时间到北京来玩!”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王炳山回忆起当年在十连的一些情况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午宴后战友们纷纷合影留念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王炳山夫妇与西行的战友们集体合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济南战友张大美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魏玉秋与刘慧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济南战友潘润生与张大美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这八位十连女战友中曾经重返十连的只有刘慧一人。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王炳山与李春荣合影留念。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肖丽英与魏玉秋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肖丽英与潘润生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栾熙璐与肖丽英、魏玉秋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连八女去还乡,结伴西行心欢畅,今日包头留个影,明朝一同赶路忙!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王炳山与崔秀林合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王炳山与范文兴合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连的四位老战友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张国禧与潘润生(两个十连卫生员)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张大美与王炳山夫人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范文兴与肖丽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北京战友栾熙璐与济南战友张大美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一日晚战友们集体入住杭锦后旗的巴运旅店。此店干净、便宜,一天一间才100元。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魏玉秋与肖丽英终于有时间叙旧了。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当年九班好战友,今日如同亲姐妹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和战友们一起出游,真好!”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肖大夫,老范开车有点不舒服,你给看看。”
            “快让他躺下吧!”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肖丽英给范文兴号脉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范心想:“咱连已经出了个蒙古大夫,今天不会让我又遇上了第二个吧?!”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如今在杭锦后旗生活的原四团卫生队大夫张守仁与刘银秋夫妇闻讯后特意赶到宾馆来看望十连战友们。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张大美和张国禧一起与张守仁夫妇在餐厅交谈。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8月12日十连战友们进入四团的第一站就是原一连驻地的大沙丘,如今这里已经开辟成旅游景点了。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阴山大漠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张春芳在蒙族姑娘雕塑前留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刘慧在一连旅游点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第二站来到四团团部驻地,下面是经过重新修缮的原四团团部办公室。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刘慧在四团团部门口留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肖丽英在四团团部门口留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张春芳与潘润生在四团团部门口留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魏玉秋夫妇在四团团部门口留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当年魏玉秋在四团团部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范文兴在四团团部门口留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李春荣与张国禧在四团团部留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张国禧与张大美的表弟张兴国合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张大美在四团团部门口留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李春荣在四团团部门口留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当年的李春荣在四团团部留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四十六年前栽种的白杨,如今已经是“干而壮,叶而茂,守卫着边疆!”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张大美在太阳庙农场场部牌子前留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四十多年前姐妹俩曾经在这条小路上合影后分别,如今再次相聚在这里已经是一片绿荫蔽日。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刘慧在四团大礼堂侧门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礼堂墙上还写着当年的口号: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我们最听党的话!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潘润生在四团礼堂留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这是团部附近的八连海子。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四十多年前十连九班战友曾经在这里集体合影,第二排左起第一就是九班副班长肖丽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8月12日上午第三站,战友们驱车进入阴山脚下的十连营房遗址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左起第一排是连部及后勤宿舍,第二排是四排宿舍。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崔秀林与范文兴在十连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张春芳与范文兴在十连留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范曾多次来到阴山脚下的十连遗址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范文兴与李春荣在十连“撞衫”。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肖丽英在十连留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当年肖丽英在十连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张春芳在三排黑板报前留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刘慧再次在十连留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当年刘慧在十连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二班长李春荣在十连作秀照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这是我在十连捡的板砖,带回家收藏好了!”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这是魏玉秋在十连采集的石头,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有点像咱们那儿的阴山一角。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这是肖丽英在十连采集的石头,像十连营房背后的阴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像十连背后的大阴山下前面的那座小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这是张春芳在十连采集的石头,像是太阳庙里的一尊坐佛,双膝跪坐,双臂环抱胸前,正在打坐!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连礼堂已经荡然无存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炊事班、马车班后面的水井还在,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你们当年就住这儿啊?”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是啊!这里就是我们的连队。”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现在已经荒芜了。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三排宿舍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礼堂遗址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炊事班与马车班宿舍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都去找找当年自己的宿舍吧!”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魏玉秋在九班门口留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李春荣在一班宿舍门口留影(当年一班长王春和带领着一班曾和李春荣的十二班一起调入团部基建连。)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当年十二班长李春荣和全班战友在宿舍的集体照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李春荣重返十二班宿舍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张大美在十班门口留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当年张大美在十连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张国禧再次在十连留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当年连部卫生员张国禧在十连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张春芳在十五班门口留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当年张春芳在十连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站在当年的窗台上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这里是我当年的铺位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魏玉秋在十连九班呐喊:“十连,我回来了!”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当年魏玉秋在十连
十连战友西行记(初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潘润生在十五班留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当年卫生员潘润生在十连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当年的黑板报还挺完整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我们曾是这里的主人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这里曾是我们的家园!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范准备在十连营地打一套太极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陪同张大美一起来内蒙的是她的表弟张兴国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刘慧、张大美与栾熙璐在十连留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当年九班在十连排练节目(后排左一栾熙璐,左二魏玉秋)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这里的骆驼刺长得还那么好!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魏玉秋夫妇在十连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当年的操场已经的砂砾遍地,野草丛生了。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崔秀林在十连留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当年崔秀林在十连
 十连战友西行记(初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张国禧曾多次重返十连遗址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战友们,我终于回来了!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范文兴在十连留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当年范文兴在十连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太阳庙是我们的!”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将来照这个姿势给自己做个雕像!”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夫妻双双把家还!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刘慧与张大美在阴山脚下留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张春芳与肖丽英在十连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魏玉秋与潘润生在十连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张国禧与崔秀林在十连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崔秀林和他的保姆在十连留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肖丽英在礼堂遗址上留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我们连的营房背后就是大阴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当年我们进山打柴就是从那个山口出入的。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二班长与九班副在十连遗址留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肖丽英在九班窗口留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九班的姐妹们,我终于又回到咱们班来了!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这是我们三班的宿舍”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风采依旧的老范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还是这么帅气!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范和老崔在三班窗口留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连战友三人照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栾熙璐、刘慧、张大美、李春荣四战友十连作秀照。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这是我们三排的宿舍
十连战友西行记(初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西行战友集体照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当年的十一位老战友在操场上列队齐声高喊: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连!我们回来了!”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第四站驱车看望十连老兵王世才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刘慧与老王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王,你还认识我吗?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当年都是些年轻貌美的小姑娘,现在让我咋认啊?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见了你们格外亲!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王世才的小孙女在给奶奶们拍照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连知青战友与老兵王世才集体合影留念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王依依不舍地说:     “你们还能再来吗?”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连战友看望老兵郭庆雨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郭曾经当过十连保管员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也曾当过三排(女排)排长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亲切的慰问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年老体弱的老郭想起当年的许多往事,有些动感情了!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郭庆雨当兵照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2009年8月,十连老兵王世才、郭庆雨、马长明陪同重返故乡的战友们来到阴山脚下十连遗址合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潘润生来到七连礼堂门口留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连战友们看望七连老兵李栓梁(后两个连队合并于七连)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李用自家产的黄金瓜招待大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来的战友中只有潘润生认识老李。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连战友与七连老兵李栓梁合影留念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在七连老兵老李家门口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第五站,中午,十连战友来到团部原四团知青陈圣华家做客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这里是老陈家的院子,里面长满的瓜果葡萄!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刘慧对魏玉秋老公说,当年团里要是有这样的果园,早就被十连人给摘光了。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那你还是赶快去看着点吧,回头再给老陈家抢光了!”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陈圣华用自家种的瓜果来款待十连战友们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蜂拥而上的十连人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还是四团的瓜好吃!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一饱口福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慢点,小心噎着!”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我就吃了一个西红柿!”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范自己吃了一个瓜!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还剩一块悄悄给我徒弟带回去!”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少吃几口瓜,这儿还有葡萄呢!”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张大美:“还是葡萄好吃!”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这么好吃的葡萄,你们不尝尝?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中午,战友们在四团小饭馆集体用餐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四团小饭馆条件还不错,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饭菜也顺口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好久没吃四团的饭了,怎么又觉着吃不饱了”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还是四团的肉吃着香!”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
            “国禧同志,少吃点吧,都五碗了,还没吃饱?条件反射!”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连战友与四团唯一留下的知青战友陈圣华一起合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十连战友们在原四团小卖部前留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8月14日十连战友到磴口参观游览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还都带着伞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参观南湖湿地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黄河拦河闸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黄河大坝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这里的黄河水还是清的!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刚才我们在那里拍的照!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姐妹顺风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过去的衣服不结实,在兵团总是穿打补丁的衣服,现在的衣服太结实,得穿破衣服回兵团。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清澈美丽的河套源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战友们在黄河大坝前留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我们是从那边过黄河的!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万里黄河富一套!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可惜当年我们在这里时受尽了穷苦!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现在河套人民终于翻身致富了。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也许是因为我们离开了她?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崔,这块石头哪来的?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我看过了,这是当年大禹治水时留下的河床基石,是从黄河底下打捞上来的,因为这里河床牢固,因此才建起了拦河大坝”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参观磴口县(原巴盟所在地)一师一团团部改建的兵团纪念馆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内蒙兵团移交给当地农场后,各级政府和农场领导对兵团遗址和兵团精神十分重视,不但每年下拨经费予以维修场馆,而且还专门组织力量搜集兵团历史资料和兵团战士的文物书籍和回忆文章。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系统:这是原一师一团团部大院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兵团战士雕塑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兵团红色旅游区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兵团宿舍原貌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战天斗地,建设边疆!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我来给你们这些兵团战士们照相!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向兵团战士敬礼!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一师一团办公楼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兵团博物馆免费参观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发扬革命精神,争取更大光荣!”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干净整洁的室内展厅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艰苦奋斗、屯垦戍边!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青春永志,不忘历史!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备战备荒、奉献青春!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少年戍边,老年还乡!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展览馆内存有许多反映兵团历史的图片与实物。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初稿)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展览馆里有一张十连女战友的照片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这个人就是我!”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当年的青春留影,第二排左二是李春荣,第三排右一是肖丽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这个帆布箱子是十连战友余维莎捐献的。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兵团战士之歌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参观兵团历史展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参观草原度假村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今天我们就住这儿了。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这是我们家的毡房!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范的宿舍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肖丽英的蒙古包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我的房子比他们的结实!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蒙古包式的客房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我们去看草原!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呀!这里的草原已经完全沙化了,看来保护大自然迫不及待。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西部牛仔!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出门看见一车黄金瓜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先是砍价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最后变成了白吃了(听说是当年的十连人回来了,老乡不要钱,白送!)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在呼和浩特下饭馆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胡吃海塞,老范结账!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咋又收回去了?”                               “钱不够了呗!”           “找捶!”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以茶代酒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山东战友说,吃完饭他们就去机场乘飞机先走了。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此时张大美、李春荣、张国禧等人已经分别回到北京和济南了。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说到吃完这顿饭又要与山东战友各奔东西,张春芳止不住流下泪来。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这是十连部分西行战友分别前最后的晚餐!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8月7日,原十连二班副班长侯万芳(老五十)举家西行,率先来到十连遗址探访兵团第二故乡。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侯万芳在二班宿舍门口留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侯万芳与夫人在十连操场上的骆驼刺前留影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当年侯万芳在十连骆驼刺中拍照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侯万芳及其家人在十连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原七连老兵张培贵陪同侯万芳全家来到十连营地参观。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侯万芳在七连张培贵家做客时清晨起来遛早。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侯万芳夫妇与七连老兵张培贵合影,后面是一片茂盛的向日葵。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侯万芳与张培贵在七连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七连老兵张培贵陪同侯万芳探望十连老兵王世才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侯万芳探望十连老兵郭庆雨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老五十在一连沙丘旅游景点乘坐沙漠摩托车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带上老伴儿去旅行。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下图:侯万芳举家探访十连遗址后,8月10日驱车前往甘肃敦煌、兰州及四川等地参观、探亲和游览 ,于 8月23日回到北京。至此,今年8月十连部分战友西行活动全部结束。                                       
      十连战友西行记 - 十连 - 十连战友的家

                                                                              
                                                                                                        二班长整理
                                                                                                                                           2017年8月25日


  评论这张
 
阅读(7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